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称之为爱的,冰上的全部(ABO )

Title:称之为爱的,冰上的全部

Cp:维克托X胜生勇利

其他:ABO,勇利退役梗,维克托微黑化(并不),私设如山

01

“再和我一起继续一年的竞技生活吧。”

勇利说了谎。

他不想因为引退的问题与维克托起争执,他也知道自己可能无法再坚持多一个赛季了。花滑高强度的训练带给身体的伤痛与时间的磨砺一样残酷,什么时候都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大奖赛酒宴后,两个人都情难自抑。勇利用着剩余不多的时间去感受维克托的拥抱,一分一秒都极尽缠绵。形成标记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然后,勇利带着从维克托右手摘下的戒指,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的世界。

迎接生命中一个人的到来,到主动离开一个人,那种感觉像是走在汹涌的人潮中,却还要放弃唯一能给予拥抱的人,越行越远。

02

即使关注维克托的每一场赛事,勇利也从不敢到现场观看。但是这次是维克托最后一场大奖赛,如果今年再次夺冠的话,他将获得属于自己的第八个男单花滑冠军,复出后的三连冠,创造历史,完美收官。

勇利没有特地买后排的座位,选了个视野最好的地方。出门前吃了信息素抑制剂,还稍作了一番打扮,即使这个角度没有多少遮挡物,也不用担心被发现。

看到维克托出现的时候勇利心头跳了一下,明明比赛是严格控制信息素的,但是他却莫名感觉到空气中维克托的味道,不愧是被称为“行走的荷尔蒙”的男人。

比赛还没开始,勇利打量了下选手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尤里放下手机后似乎往这边瞟了一眼,然后向维克托走去,两人低声说了几句,维克托整个人一愣,随即快步往这个方向走过来。

勇利再怎么掩饰也不可能在这么明显缩短的距离避开维克托,想要逃走的动作还没实现就被维克托拉着走进了休息后台。本来观众席就是一小阵骚动,勇利也不敢有大动作的反抗。

“维……”“嘘,勇利现在最好别说话哦。”虽然维克托是笑着的,但是表情有些隐晦;尽管他没有释放Alpha的威压,勇利还是感觉到一阵心悸。

维克托直接将勇利的围巾扯下,手伸进他的后背拉开衣领露出白皙的后颈,毫不犹豫地刺穿了那脆弱的腺体。“啊!”勇利惊呼一声,疼得一下子抱紧了维克托。服药过后激素含量很低,但是也耐不住这么直接的触碰,勇利仍然感受到维克托一丝极淡的信息素进入了自己的血液。

维克托安慰似地舔了舔腺体周围敏感的皮肤,才帮勇利把衣领整理好,卡着时间带着他回到选手区。一路上再也没有看勇利一眼,两人剩下的只有沉默如谜的呼吸。临上场前维克托对尤里说了句“帮我保管一下。”

勇利有些坐立难安,尤里面对自己表现出的负面情绪较之以前好像更加恶化了。犹豫了一下想着是不是先离开比较稳妥,尤里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语气不善地开口:“啧,炸猪排盖饭,别想逃。三年前你已经逃过一次了,这个账后面再和你算。何况现在你要是走了,喏,你信不信这家伙会马上冲出来。”听罢勇利才抬起头看向场中央,果不其然维克托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

一旦开始,就再也移不开目光。维克托这套酒色比赛服,让他想起了当年一起表演的双人滑——不要离开,伴我身边。随着维克托的步伐,跳跃,那些在冰场上超越极限、挑战自我的竞赛生涯,还有一刻都不会忘的八个月时光,一并涌上心头。

这个人,属于冰上,无与伦比。

把他还给赛场,是正确的。只有这一点,勇利确信不疑。

03

在维克托采访期间,勇利一直呆在等分区外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他不想暴露在镜头前,也看准了维克托没办法在那么多人中向自己搭话。维克托屡屡朝他看过来,很快又转移视线。

但显然勇利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因为之后维克托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直到避开众人回到酒店,刚刷了房卡进门,就被维克托重重压在墙上,细细密密的吻随即落下。

勇利的头发长长了一些,额发微微遮住眼睛,脸颊发红。维克托摘下勇利的眼镜,将他的头发向后捋了捋,亲上薄薄的眼皮,“不是这双眼睛一直在注视我吗?”;接着咬上湿润的唇瓣,“不是这张嘴说了‘不要离开我,一直待在我身边’?”不知不觉房间的空气变得十分激荡,维克托的信息素一点一点充斥这狭小的空间。呼吸之间满满的都是维克托的味道,熟悉又满足的感觉让勇利忍不住埋进维克托肩膀,鼻子轻轻蹭着他的脖子。

维克托似乎是被这个动作安抚到了,轻笑一声回蹭着勇利的头顶和耳侧,手探进他的线衫摩挲着腹股沟,“小猪这几年都没长肉呢……”往上再摸索,摸到了垂挂在胸口的圆环。勇利解下链子,小心翼翼地为他戴上,半开玩笑地说:“分期付款已经付完啦。”维克托再一次吻上两人的对戒,时隔三年。

-不可描述-

几番折腾,勇利已经累得沉沉入睡。维克托一手撑着头,一手揽在勇利胸前将他紧紧搂住。那晚,也是这么幸福而短暂。维克托眸色转深,在床头摸索捣鼓了好一阵才闭上眼睡下。

04

黑暗被窗外泄进的光线染透,变得淡薄。

背后温热的触感让勇利产生片刻的迷愣与恍惚,那人的呼吸均匀显然还没醒过来。勇利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自己的手被领带绑住了。

想在尽量不吵醒维克托的情况下拿过床头的水杯,勇利起身还没到一半,维克托的声音从背后幽幽传来:“勇利,你要去哪里?”语气有些阴沉和愠怒,信息素也有些逼人,仿佛勇利回答不对就会突然爆发。

“我,我只是想喝口水……”嗓子沙哑使得话语模糊不清。维克托默不作声起身捧着水杯来喂勇利,没有解开领带的意思。勇利喝完水后重新躺下,立马被维克托俯身压住,头埋在自己脖颈间。

勇利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维克托,感觉有些患得患失。心下一阵无奈,又有一丝抽痛。半晌才开口:“维克托,给我解开吧。我不会走的。”维克托在颈间的头摇了摇,闷声拒绝。

勇利叹了一口气,突然使劲翻身把维克托压在了身下,自己跨坐在他腹部,绑住的双手撑着他胸口,额头贴着额头,珍重其事地开口:“我不会再离开了。”泪珠蓦然从那蓝色的眼睛里滚落,动人得仿佛要破碎,勇利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这次也是生气吗?”

“不,我是在高兴啊。”

05

顺理成章地,勇利搬进了维克托的公寓,连人带行李从酒店直接被打包回了家。

令人惊讶的是,维克托的家居摆设和用品看起来就像和人同居一样。牙刷、水杯、枕头都是一套双人的。维克托将勇利少得可怜的衣物放进了衣柜,同自己的混在一起。冷色调的家终于添上了一丝暖意。

此刻两人正窝在沙发上,维克托长手长脚地圈着勇利,下巴搭在他肩上,饶有兴趣地看他刷手机。维克托最近总喜欢和自己腻在一起,虽然会很不好意思,但是又很享受。勇利登录了好久不上的SNS账号,终于知道他是怎么被发现的了。披集依旧改不了爱自拍的习惯,而自己巧合地充当了背景。往下刷还发现了维克托的评论“谢谢[心]”,披集则是回复“???”。

勇利回过头亲了维克托一下。誓言简单如指环,时间还那么长,此时,两个人,一个吻,已经足够。

                                 -END-

简书崩了AO3上   未删减版图片在线
网盘链接  密码:hxwr
→有点遗憾,但是勇利小天使最后笑得那么开心,觉得一切都没关系了
这个笑容我给满分!

评论 ( 30 )
热度 ( 12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