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尤季】爱即AGAPE

Title:《爱即AGAPE》

Cp:尤里X季光虹

其他:我们不是拉郎,是颜值的天堂。

          私设如山

01

“啊!尤里!”

“可爱!”

“太可爱了!”

 

“可爱”,尤里其实特别讨厌这个词,这点从他钟情于虎印豹纹之类狂野不羁的物件就可以看出来。然而被称为俄罗斯的妖精和yuri angel,再加上15岁的年纪,赞美里难免会带上这些字眼。

 

赛季告一段落,难得三五闲暇的休假时间,尤里选择了“不情不愿”地和维克托勇利两人一起到中国旅游,在维克托的说辞里中国大闸蟹、醉虾、鸳鸯锅之类的美食十分具有诱惑力。抵达中国,勇利也约了同在放假的季光虹。

 

“啊。可爱。”

 

这是尤里的第一念头,当然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季光虹,各种意义上的。毕竟季光虹并未进入过决赛,而当初在看中国大赛的时候他又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勇利身上。

 

尤里实在想不通一个男孩子,竟然会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手机壳也是粉色小怪兽的图案。他的身高比自己还矮一点,穿着卡其色毛呢大衣,围着的格子围巾很好地埋住了他的脸,露出发红的鼻尖。那人虽然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举止有些羞涩,但是笑容却十分元气,让人不免产生好感。

 

唉。可爱的东西,真是棘手,所以才讨厌啊。尤里不自觉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

 

02

季光虹对尤里的印象还停留在是维克托的同门,两个过分耀眼的人在一起即使隔着屏幕也让人移不开目光。然而看见真人,还是确实被惊艳到了。少年独有的趋向成熟的面庞,精致立体的五官已初现美人气质,白皙如凝脂的肌肤,蓝绿色的眼眸深邃又不羁,微微昂起的头露出漂亮的下颌线,整个人的身姿就犹如含苞半开的玫瑰,未见其形已闻其香,青涩而诱惑的气息。

 

“能……能一起合照吗?”季光虹红着脸捧着手机开口,悄悄按捺住狂跳不已的胸口,这孩子绝对是他同年龄段里见过的长得最为出众的。“哈?”尤里条件反射地摆出不情愿的表情然后立马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公开镜头前,他都可以看到季光虹眼睛里的波光一下子暗下去。“可以是可以啦……话说你怎么一副怕我的样子。”尤里主动凑过去,季光虹不好意思笑了几声,摆了几个最近跟披集学到的自拍姿势,咔擦咔擦照了几张之后又恢复了之前雀跃的样子。

 

这人还真是好哄啊,尤里心里想。

 

四人轰轰烈烈地去了老招牌吃火锅,由于没有什么顾虑,连勇利都喝了不少酒,尤里真怕他们喝醉之后又在这里表演一段双人舞,那真是可以把他俩丢下能离多远走多远了。季光虹好像是看出了尤里的担心,轻轻笑道:“没关系的,今天点的酒度数很低。”尤里转过头,看见季光虹正双手捧着瓷杯小口小口啜饮着米酒,热气染上了他的脸颊和鼻头,低眉顺眼的模样特别乖巧。显然他也是那些糗事的知情者之一,尤里有些不自在:“啧……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季光虹嘿嘿一笑:“披集说的哦,还有啊.......”

 

......

......

 

“不是吧你说真的啊!”

 

等到维克托和勇利终于停止歪腻之后,发现尤里竟然能和别人很高兴地交谈。“真稀奇呢......”维克托搭着下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03

尤里实在烦了维克托和勇利这对白痴情侣无时无刻的二人世界,决定还是找个人来陪他受罪,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播通了季光虹的号码。

 

当然只有这个原因啦,尤里如是说。

 

“抱歉,今天要去练习,”电话里季光虹的语气有些低落“......你们要一起来吗?”尤里瞥了眼维克托打趣的神情,半晌才开口:“去……去一下,怎么说还不是能松懈的时候。”挂下电话之后对那个笑得不怀好意的人怒瞪回去。

 

到冰场的时候,季光虹还在练习,看了他的一段试滑,整体上表演还算出色,技巧稍稍不足,要换做别人尤里铁定懒得点评。休息时候逮着季光虹就是一顿“冷嘲热讽”,性格使然让他不会放下身段,甚至连正常交谈也总会说出与心中所想相反的东西,反倒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好在季光虹性子软,又乐意,也能听出说教里藏得很深却十足的关心。

 

“尤里,能看下你的AGAPE么?”季光虹有些期待地拉住尤里的衣角,眸子在镁灯光下流光熠熠。

 

现场的表演所带来的震撼无法言喻,妖精和angel已经远远不能表达出这份激烈的赞美。当他立于冰场上时,仿佛所有的光芒全部聚集在他身上,不,不如说他自己就会发出光芒,整个人像是一个洁白的光影,足以耀眼到使其他事物黯然失色。仿佛迅速绽放的花,柔美的花瓣伸展,在轻薄的阳光与雾气里跳动;又如钢琴的旋律,娓娓动听,如痴如醉。

 

结束后看向场边,尤里被季光虹一副感动得要哭了的样子吓了一跳,天生微微耷拉的眉角加上泛着水光的眸子,脸蛋却是激动的粉红色。“噗……什么表情嘛……”尤里突然笑开,啊,真是太可爱了。

 

“什……什么呀!太棒了真的!”季光虹赌气般嘟起嘴,最后还是忍不住赞叹。此时尤里贴身T恤有些汗湿,显出少年瘦削的肩膀和修长的腰身,明明还比自己小两岁,却将青涩和性感两个极端的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

 

着迷和悸动两种复杂的情愫萦绕心头,季光虹神色有些局促,犹豫好一会才开口,声音糯糯的:“尤里......你会再留下来一段时间吗?”他是听勇利说后天就回日本。尤里看着季光虹,一直在一起,突然间就要分别,真有点不舍,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

 

04

维克托和勇利回日本后,尤里算是在季光虹家里小住下来,维克托美其名曰孩子一个人在中国不放心还是有个照应比较好,季光虹好像也很期待的样子,真没办法啊。

 

其实也挺有意思的,第一次到季光虹家就被他爷爷拉着下围棋,当然起因是这个老头子的“挑衅”,尤里那种不服输的性子一上来,就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才善罢甘休。等到季光虹整理完客房下来,惊讶地发现两人已经其乐融融地你下一步我下一步了。末了老人家还特别高兴地让季光虹传达“虽然是初学者但是下得还不错,有机会再继续”的意思。

 

等到进了季光虹的房间更精彩,让尤里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哦上帝啊,这是怎样一个人。窗帘竟然是粉色豹纹。从来不知道粉色搭上豹纹有这等冲击感。

 

尤里心情很复杂。

 

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最为显眼的就是那个满满当当的书架。“这是什么书?”尤里随手抽出一本,虽然全是中文,但是插画却十分通俗且露骨。“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的!不要看!”季光虹面红耳赤地抢回来,低下头不去看尤里一脸更为复杂的表情。

 

接下来两人的生活过得十分惬意,季光虹没有练习的时候白天就会带尤里逛逛古弄小巷,晚上一起玩玩手柄游戏,通关了会激动地大叫击掌,失败了会被单方面背锅;要练习的时候尤里也会陪着他去,一两次会被兴致上来的爷爷拉住在家下棋,晚上就一起乱逛在街摊吃宵夜。

 

尤里从小除了滑冰以外没有过多的童年乐趣,在青少年组所向披靡之后也没有什么亲近的朋友,所以性格更加冷傲,甚至对很多事和人都不屑一顾。认识季光虹之后,似乎这个人怎么样都不会被自己口是心非的话语打击到,怎么说呢,大概是他脑子里有台冷言冷语转化器的感觉。

 

身边长年空落落的地方被他填补上了,连心上的空缺也是。

 

05

街上满目灯光细碎闪耀,宛如钻石项链镶嵌于成片楼宇,于浓浊夜色中勾勒出一栋栋魑魅的轮廓来。

 

两人漫无目的地闲逛着。“喂……你喝的是什么?”季光虹顿了顿,有些调皮地递过去:“很好喝的哦,要不要试一下,还是暖的。”尤里怀疑地看向他,犹豫着就他捧着杯子的动作浅啜了一口。

 

“呸!这是什么鬼味道!”尤里的眼神瞬间变得超可怖。“豆汁,是特产哦~”季光虹一脸无辜地望回去“不喜欢吗?”按照尤里以往的性子,早就一个飞踢踹过去了,但是没想到这么软软的人竟然也有恶趣味的一面。“哈哈,开玩笑嘛。因为和披集、雷奥也经常这样闹。”“哈?!”心头突然涌上一种莫名的烦躁感。

 

季光虹看着一瞬间变得更有杀意的尤里,“有糖葫芦,我去给你买~”借机蹦蹦跳跳地远离尤里的爆炸直径。

 

“喏~”季光虹直接将糖葫芦递到尤里嘴边,等到他咬了一口后问道:“好吃吗?”尤里咀嚼着含糊应道:“还不赖。”直到季光虹喂食结束,两人也没发现他们的表现是不是太过自然了。

 

忽然间尤里目光瞟到了什么,火速地跑进一家商店又飞快地跑出来。“喂,送你的。”季光虹接住尤里抛过来的礼物,待看清楚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是一只粉色的大狮子玩偶,穿着红蓝搭配的小衣服有点像尤里便服的迷你版。季光虹抱紧玩偶,只露出半张红彤彤的脸:“嘿嘿,谢谢啦~我会珍惜一辈子的!”

 

尤里一个激灵马上炸毛:“说什么傻话。这种东西,一辈子什么的......”后面的话却消声了,因为尤里突然蹲下把脸埋进了膝盖,半晌才恶狠狠飘出一句“啊真是的,要不要说这么可爱的话。”“诶......?”

 

“冷吗?”季光虹伸出一只手捂住尤里冻得通红的耳朵,还带着刚摘下手套残留的余温。尤里吓了跳,除了教练还没有人能距离自己这么近,还做出这般亲昵的动作。但是尤里没有拒绝的意思,反而握住他的手站起来,继续往前走,感受到季光虹微微发颤的指尖划过干燥的手心,起了静电一样,噼里啪啦,通过神经末梢传入钝木的大脑。

 

两人就似这般,心照不宣地向着彼此靠近。

 

06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赛季又准备开始了,这是两人在一起的最后期限。

 

“季光虹,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表演AGAPE。你好好看着。”

 

尤里的柔韧性很好,高难度的旋转一气呵成,体态又轻盈,勾手跳和点冰跳完全无失误,游刃有余的姿态让他看起来更为耀眼。已经成长为盛放的花,毫不吝啬地散发着香氛,仿佛于暖阳下,灼烧成烟,微熏着跳动的心。

 

在做完最后一个谢幕动作后,尤里微微喘气滑回场边。实话说这次滑得并不吃力,甚至完全融进了表演。AGAPE,是不是这种感觉呢。有些浪漫,但又很单纯;懵懂,而薄如蝉翼。

 

季光虹蓦地紧紧地抱住尤里,尤里也回抱住他,感受彼此一样频率的心跳。季光虹靠在尤里的脖颈处,呼出的气使得尤里耳边的发丝轻轻飘动。季光虹忍不住用手轻轻圈起一缕,情不自禁地开口:“真美啊,金色的。”说完放到唇边印上了一个浅淡的吻。

 

“是吗?”尤里伸出一只手拉下季光虹的手腕让他和自己对视,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平和的笑容:“以后在大奖赛见面的时候,我会让你的目光也只注视我一个人。”

 

话音在耳畔撩拨深处心弦,才透过胸腔震动传来,极浅而又透彻。朦胧的心实在无法对自己说清楚,只有那份渐浓的痴迷却是真切。

 

季光虹微微仰起头,闭上眼时蓄满的眼泪纷纷滑落,这次的吻,真实地印在了那人的唇上,小心翼翼地,温柔得快要化了一般的吻,这是他用尽了全部勇气的吻。尤里将自己的额头抵上了季光虹的额头,相贴的地方温热的触感如涟漪一般一圈一圈荡开,看着季光虹湿润的黑眸,纤长翩跹的睫毛被泪水打湿,深沉至底的念想一点一点潜出。

 

我喜欢你。

我想说出来,想让你知道。

让你知道,才算是喜欢啊。

 

尤里张了张嘴,却挤不出一丝声音。反倒是季光虹轻轻开口:“没关系,我来说。”

 

“我喜欢你。”

 

07

......

......

 

“喂,虹......你什么时候到机场,我去接你。”尤里将散落的碎发挽向耳后,露出被时间雕刻出的下颌棱角,成熟的弧度。

“唔,大概是......”回答的人声音也多了一丝质感。

......

......

 

 

 

 

-END-

 

→虽然官方放出了西皮,但是还是要让他们谈个恋爱(´∀`)♡

→脑内全在翻滚着开车,结果没能写完番外

评论 ( 18 )
热度 ( 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