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夜雪】“祝”(ABO)

Cp:夜斗X雪音

其他:慎入,私设如山,都ABO了还能不OOC嘛

          八千字的小黄文,脑袋里全是黄色废料ヽ(;▽;)ノ

01.分化

    雪音死的时候才14岁,正踏入青春期的门槛,还没来得及性别分化。死后第一次作为人的形态“活着”,也没有表现出异样。至少在日和和夜斗面前,并不能过多地感受到所谓的信息素。

    直到在和毘沙门天一战时,夜斗说:“那换句话说,保护我吧。”

    原本迟疑而动摇的心,如风化成雨结成冰坚不可破。抛却种种顾虑,唯有一个念头入了心海“赌上名字保护他”,简单却比任何都要强烈的愿望。

    心跳越来越急促,甚至连带着耳膜都在鼓动。

    当看到毘沙门天的刀向被狱困住的夜斗身上砍去时,毫不犹豫地挡在了他面前,然后从中间碎成两截。

    疼痛从骨髓里窜出,胸腔似乎有什么要喷薄而出,鼻尖呼吸到的味道渐渐从无味变成淡淡的清味。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双刀。

    神器的消亡,仿佛从心脏剥离出一块血肉,夜斗强忍着剧痛再次喊出那个名字。

  “雪器。”

    当看到雪音的重铸,夜斗竟一时无法回神。而雪音不自觉流露的话语“刚才一心想救你……”,让悲恻久旱的内心荡起一阵涟漪。

    宣誓忠诚绝无二心的“祝”。

 “谢谢你雪音,你可是第一个为了我而改变的神器。”

02.暗恋

    最近雪音有点不对劲,夜斗如是想着。对学习一如既往的热忱,对打工也乐在其中,甚至连抱怨自己一穷二白还对工作挑三拣四这点都没有任何变化,表面上一切正常,但是夜里睡着的时候偶尔会感受到一丝刺痛,只是犹如一阵凌冽的风划过一般,快而轻,难以捉摸是否真的有过。

    夜斗嘟囔了一声,动静足以让正在做作业的雪音回过头来。夜斗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口吻:“雪音,你最近是不是又有点青春期的烦恼啦?”雪音瞟了一眼又回过头:“并没有,如果有什么让你感到不适的地方,我会跟你说的,不用担心。”

    夜斗轻轻动了动鼻子,这段时间总感觉有种冷清的味道,大概是天气下了雪的缘故。

    夜斗是知道雪音已经分化性别了的,在他变成“祝”器之后,但是即使靠得很近了也没有可感的味道,所以他只当雪音分化成了普通的beta,不过资质一点都不逊于alpha。

    只有雪音知道,其实自己觉醒成了omega。幸好味道很淡,和掺杂着雪的空气融合在一起,几乎分辨不出来。而不幸的是,他在夜晚睡不着的时候,会发呆,然后望向夜斗,接着紧紧闭上眼,压抑心头的躁动。睡着的夜斗,连信息素都是慵懒的,却足以让雪音得到安抚。当然这也是个危险源,越甜蜜越难耐,偶尔一闪而过的失落或是懊恼的情绪,也会让沉睡的夜斗忽的蹙起眉,雪音总会轻轻地道声抱歉。

03.双向

    14岁少年还是青涩的,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对于omega知识的缺乏,适当抚慰自己的经验也过少,容器里的水积得太多,总会溢出来的。

    照顾完玲巴的樱花树回家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临近黄昏空气越发阴郁,怕是藏在暗处的妖怪蠢蠢欲动要时化。今天出门时便察觉身躯有些沉重,单纯以为是气温太低造成的。虽然雪音也认为自己死后还会怕冷很奇怪,但是这和怕黑已经成为他再次“活着”的本能意识行为。

    天色还没暗下来,路灯已经亮起来了。随着被点燃的,还有雪音喉咙和身体。浑身发烫,喉咙被烧得干涸,额头热得不断冒汗,四肢的力气被一点一点掏空,完全不听使唤。

    “叮”的一声,让雪音下意识咬紧牙关勉强扶着灯杆支撑起来,只有面对她,是绝对不想表现出一丝的退让和软弱。光圈的边缘有一摊化开的雪水,野良鬼魅地出现在眼前,意味不明地笑着,“嘻,枯萎的山楂果实,要在地里腐烂了吗?”果不其然,野良身后的草丛里,窜出来几只面妖。

    面妖的攻击毫不留情面,雪音只能一面画出一线挡住攻势,一面当心野良是否会使出“缚”。野良似乎想到什么更有趣的事,一直安分地待在后面观赏,在争执不下之时,慢慢放出alpha的威压。

    雪音十分厌恶野良的味道,即使本能的屈服让他怒火中烧,但是反抗本能也消耗了他大部分力气,难以再敌猛烈的攻击。

  “雪器。”

    雪音诧异地看向奔跑过来的夜斗,只一瞬就被握在了手里。熟悉的气息让雪音鼻子一酸。

    夜斗看向草丛,野良已经消失不见,抬手先斩了最近一只扑过来的妖,刀刃变钝了,堪堪只划开它的半截身子,夜斗腰身一扭在半空中硬是窜出几米,利用重力将它斩断。

    知道雪音情况不好,夜斗也没有恋战,解决完两只之后迅速脱离战圈。跑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暂时躲在一条隐晦的巷子里,将雪音变回人型。雪音弯着腰背靠着墙,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味道再也不似之前的清淡,而是犹如绒雪般细腻的甘甜,一点一点探触自己的神经。

    夜斗眸色转深,双手握住雪音的手腕半强迫他直起身面对自己,神情不是疑惑而是笃定。雪音虽然面上装作若无其事,但实际上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橙黄色的眼眸里带着羞愤和胆怯。

  “对……对不起……我是omega。”相比起野良,自己却是个omega,明明想要成为符合夜斗独一无二的期待,却在这种时候变成绊脚石。悲伤的情绪刚涌上心头,突然想起什么,紧张地看向夜斗,有些哽咽地开口:“又刺痛你了,对……呜”

    夜斗深深吻住了雪音张开的唇,虽然想着第一次应该慢慢来温柔点,但是无奈时间地点都不对,只能近乎粗鲁地扫荡少年柔软的口腔。一只手拖住他的腰,一只手按在他的后颈,利用身高优势将雪音向后弯了一个弧度,这个姿势能更好地将含有信息素的唾液传递给少年。当少年再也承受不住更多的时候,夜斗才搂着他站直,舔掉他嘴角溢出的银丝。

    温热的气息缱绻在耳根:“剩下的回去再继续好吧,乖孩子。”雪音又惊又喜,一时忘记反驳,轻轻应了一句,抬眼望着追上来的面妖。

  “雪器。”

    有了强大的alpha的暂时标记,何况还是心仪的alpha,雪音身体里疯狂的暴动终于安分下来。加上配合已久的默契,战局很快见分晓。

04.结合

--------不可描述----------

    夜斗从后面抱着他,让他枕在自己手臂上,另一只手将他手压在被褥上十指相扣。夜斗的气味如水一般层层将自己裹起来,这让雪音感到十分安心,不一会就发出了可爱的鼾声。

    雪音冰凉的气息里终于掺杂了自己的味道,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夜斗第一次拥抱完全属于自己的人,望向雪音的目光里除了以往的疼惜,还有无限的眷恋。

    终于,他再也不会被遗忘。

05.后来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也不记得昏睡前到底做了多少次,发情期间情潮说来就来,不管是在还算清醒时,抑或是半梦半醒间,尽是两人翻滚纠缠的记忆。

    “雪音,醒了吗?”夜斗精神抖擞地走进来,喊了几声也不见动静,便欺身压上去。雪音迷迷糊糊间感觉耳朵痒痒的,但因为实在太困睁不开眼睛,也懒得去管。过了一会儿,唇上传来柔软而湿润的触感,熟悉的香味扑进鼻子里,身体早已习惯,顺从地张开了嘴任由夜斗的舌头滑进去。

    舌头与舌头触碰到的一瞬间,雪音立马清醒过来,似乎意识到什么,翻身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深深埋住脸。夜斗闷声笑着把他掏出来。雪音不依不挠,挣扎着只露出了雾蒙蒙的眼睛和毛茸茸的脑袋,眼神乱飘,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夜斗见雪音害羞的样子实在可爱,不自觉把手伸进被子里,或轻或重地抚摸着雪音光滑干爽的背。雪音也因为这般温柔的动作,渐渐放松靠在夜斗怀里,享受落在后颈不带情欲的亲吻。

  “雪音,要吃红豆饭nya?日和带来的哦!”小福中气十足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出现,打破一室的温情。当然,在她看到什么不宜画面之前就被大黑抱走了,大黑还不忘提醒几句:“记得关门啊这种事。做够了就下来吃饭。”

    雪音恼羞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不…不是这样的啊!”

                        

                                          -END-

简书崩了AO3上   未删减版图片在线

未删减版网盘      密码:xk5q

评论 ( 24 )
热度 ( 4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