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逸真】 春以为期 (羽皇重生)

设定:重生的羽皇X单纯不做作的真真
其他:羽皇说真真是用来宠的(๑`^´๑)

        01

        为了羽皇的权位,与皇叔博弈、用他人设局、同人族争斗,或有任性,或有弘愿,或有固执,风天逸从不否定自己的任何决定,唯独悔恨,全部留给了羽还真。羽还真之于他,言,言而不衷。

        空中骇人一声,前方尽是轰然的零件破碎的声响。几乎同时风天逸已经跳下飞车,在烟雾和残骸间寻找羽还真,或许是情急之下直觉特别精准,只稍一眼便看到那人坠落的身影。风天逸俯冲下去接住了羽还真,然而怀中的身子已经绵软无力,他的眼睛被粘稠血液糊住,脸上额头上都是划伤,面容比起残废的左手更加可怖,而更致命的伤在心口,濡湿了大半衣衫。风天逸眼前一黑,紧紧搂着羽还真,收起了翅膀。

        落地瞬间蚀骨的疼痛,意识迅速地抽空,羽还真啊羽还真,终究还是辜负了你,倘若……

        02

        一片白光晃动,风天逸用手挡在眼睛上方睁开了眼,清晨的微光轻柔地越过窗棂,内室宛如覆起一层薄雾。蒙蒙曈曈的视野中,仿佛有个纤薄摇曳的身影,那人回头应答般的微微一笑,却越走越远。

        “陛下,该起了。”突兀的敲门声响起。惊醒一般,风天逸坐起身来不可置信地望向门外,这分明是向从灵的声音,可是他不是……再看房间,的确是还在星辰阁时候的布置。惊喜之余,风天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既然再给了他一次机会,这一步一步的,覆水难收,恨错难返,他要一点一点的,收回来。

        穿戴好之后出门,风天逸假装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昨日路上有个叫羽还真的人冲撞了我,可知他人在哪里?”雨瞳木四人面面相觑:“陛下,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我们可以去寻。”“不必了。”风天逸弯起了嘴角,见面前还真有点所谓近乡情怯的感觉。

        陛下竟然笑了,这羽还真到底是惹恼了陛下还是讨巧了陛下,四人表示羽皇心思太难猜。

        
        03

        羽还真扛着木头走到最后,在听到脚步声之后再也挺不住,一踉跄直接躺在了地上。恍惚间被问及名字,“羽…羽还真”,听到一阵小声的惊呼,随即被架起带到内院。

        风天逸正坐在塌上,羽还真匆匆瞥了一眼,立马跪下行了个羽族礼,不敢抬头。风天逸事隔这么些日子,再次听到羽还真的声音竟然有些回不过神来。然而身体却比大脑反应快,直接抬起了他的下巴,两人的目光直
讳地打了照面。

        当年的羽还真,眉头总是会微微蹙着,晶蓝的眼眸,动人得仿佛即将破碎,在深处,流动着柔软的光芒,宛如澹澹春色,盈盈秋水。没有恨,没有不甘,没有无奈。这时候的羽还真,哭也小心翼翼,笑也小心翼翼。

        大概是维持这个动作太久了,羽还真有些惶恐,却还是硬着头皮打破沉默:“陛…陛下,我想加入菁英会,我…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

        “好。”

        “羽家已经……”???

        风天逸双手穿过他的腋下一把把他抱起,“以后见我不用行礼,这里地面硬咯着膝盖。”

        这下雨瞳木四人也是一脸???

        04

         风天逸真是应了羽还真那句:“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好。”几乎是有求必应,机关零件、珍贵材料只多不少。

        这让羽还真更加沉迷于研究,研究使他快乐。这不,刚做出来一个机关,一启动咻地一声直窜出去了。羽还真一路小跑追过去,机关好死不死撞到了两个穿着人族服饰的学员身上,爆炸了。

        碰瓷都没这么准,这是要搞事啊。

        果不其然,那两个学员气得横眉竖目立马欺身上来,羽还真狼狈地躲过一击抬手射出流光飞环。虽有暗器压制,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羽还真已经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突然腰间一紧一个冲力,直接扑到了不知道什么赶来的风天逸的怀里。看到羽还真脸上被剑鞘打出的红痕,抽出缠在羽还真腰间的长鞭挥手是一顿抽:“我的人也敢动!”

        两个学员灰头土脸地跑了,羽皇还感觉不够泄愤,嘴角绷得死紧。羽还真挠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劝阻:“其实…是我做的机关先炸到了他们…嘶…”风天逸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语气满是不屑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他们不能炸?炸他们怎么了?”“没……”哽得羽还真无话可说。

        回到清风院之后,风天逸端着羽还真的脸细细检查,这道伤外面肿里面破皮。吩咐向从灵他们拿了一小罐薄荷膏,净了手就准备帮羽还真上药。羽还真受惊一样连忙罢手:“陛下!陛下我自己来!”风天逸完全无视他软绵绵的抵抗,抬眼将羽还真上下扫了一遍,勾起嘴角一笑:“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伺候过别人。你又看不到,乖。”羽还真愣住,不知是被这个笑容还是被这种语气迷住,呆呆地就被风天逸下了手。

        温热的口腔特别柔软,风天逸用指腹在伤口处搽药,末了还偷偷按了下羽还真的舌尖。

        羽还真捂着肿起地半边脸,低眉垂眼的,耳廓发红,模样实在可爱,乐得风天逸逗了他好半天。

        05

        风天逸怎么也没想到,他都没有叫羽还真去给易茯苓使计,易茯苓怎么就自己给自己搞事了呢。

        即使如此,他与白庭君两人之间太多龃龉,重活一世,也免不了使绊子的惯性,再加之白庭君在旁边叽叽歪歪的,风天逸还是决定顺着逆反心理抽一下易茯苓让白庭君难堪,大不了下手轻点。

       刚抽出鞭子,手臂就被一股力量拉住。“陛下,求你放过苓姐姐吧!”这还没打呢,风天逸哭笑不得的空隙还特刁钻地发现了不妥之处:“苓姐姐?!你什么时候认的姐姐?!”他记得从那天起空闲的时候几乎没让他离开过自己半步。

        羽还真唯唯诺诺地开口:“就…就陛下你上课的时候,我的机关鸟飞出去了,我就跑去出找,然后遇到了苓姐姐,她在洞里取暖,特别可怜…”

        “什么!那些天还下着雪呢,你就这么跑出去万一招冻了呢?”

        ……

        陛下你的重点???

        白庭君忍无可忍:“风天逸,你的所作所为,我来日必十倍奉还!”风天逸好笑地挑了挑眉,作势挥手就是一鞭。吓得羽还真都要把浑身的重量压在羽皇的手臂上了:“陛下,求你了,我愿意为陛下做……”

        “好。”

        太子???

        这种事羽还真已经见怪不怪了,实际上每当风天逸声色俱厉的时候,只要他放软姿态,温言哄哄,风天逸多半会放缓脸色。

        06

        落雪如尘,阴寒深冬。

       春寒之前,桃花枝枝节节,不得其意。风天逸想起上一世的这个时候,他在他的皇宫里安安静静一个人,安安静静,一个人,等一个人。可是他苦等他的最后一面,却是只有一个人的见面。

        大片铅云贴着天际缓缓游移,沉重得摇摇欲坠。风天逸有些昏沉,快步往清风院走。现在他越发离不开羽还真了,恨不能他的一举一动,一字一句他都要掌握,都要清楚。

        可是当风天逸推开门的时候,却寻不见平常忙碌而专注的人,也不见就留有只言片句。

        风天逸惊极而怒,跌跌撞撞冲出门叫喊羽还真的名字,向从灵等人听到声音连忙出来,看到风天逸这幅样子也急了:“陛下,我们现在就去找。”

        “蠢货,你到底跑到哪去了。”

        风天逸胸口有些窒气,用手扶额闭了闭眼,努力将不适感降祛除。

        他是第一次爱一个人,护一个人,怕一个人。

        他怕,只要他一不在他可触及的范围内,他就会悄无声息地离开;他怕,他才刚把他护到身边,就忧虑着人族、皇叔各种明里暗里的动作;他还怕,他好不容易才和他重新来过,这一切就脆弱得似烟似雾,转瞬即逝。

        其实羽还真并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易茯苓叫得急他也就被连扯带拉地跟着走了。所以当他手捧几块糕点一步三跳地走在回来的路上时,看到风天逸撑着头摇摇欲坠地站在门口,魂都要吓飞了。几乎是三步并两步地跑过去,才刚小心翼翼地喊了声陛下,就被紧紧地抱住。

        这个姿势才发现风天逸其实一直在发抖,颤抖的唇贴在耳廓。“羽还真,我喜欢你。”

“羽还真,我喜欢你。”

“羽皇陛下,你说的真好,说的就跟真的一样。”那双总是惊花落雨的眼睛,此刻却如同一潭死水般,毫无涟漪地望进他的眼底。

他说:“覆水难收,恨错难返。”

        风天逸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一遍一遍在羽还真耳边倾诉,最后几乎是低吼出来的:“羽还真,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听见了吗。你若不是瞎子的话,早就应该看出来了吧。”双臂的力道之大仿佛要将他揉进骨肉里。

        羽还真早就被吓得泪眼婆娑,攀不上风天逸的肩只好老老实实地圈住他的背,把头轻轻挨进风天逸的颈窝里,一遍一遍回答:“我知道,我知道啊风天逸”。

        渐渐被安抚下来,紧绷的弦一放松,风天逸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再无力支撑。

        07

风天逸,你也会想我?

天天想,夜夜想,每时每刻都在想。

        风天逸醒的时候,羽还真还坐在他的床头哭哒哒的,抽噎得仿佛有气进没气出。风天逸撑不住笑了。

        羽还真见风天逸稍微恢复了点精神,双唇一抿硬是憋住了哭意,“医官说你郁结于心,心思太重。陛下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说吗?”风天逸没有说什么,只是揽着他的脖子将他带进怀里,羽还真也乖顺地伏在他身上。

        “只要你信我,伴我,我便什么都不害怕。”羽还真什么时候见过羽皇陛下示弱啊,心下难受地窝在他怀里重重地点头。

        情难自抑,风天逸主动覆上了羽还真的嘴角,起先只是在唇上小心的触碰着,简单的摩挲,使得两个人唇瓣都抑制不住的颤动。之后才深入纠缠了彼此舌尖,轻啄细吮,温柔舔犊。直到彼此间稀薄的空气消耗殆尽,才缓缓分开。

        “等到过了春寒,桃花就要开了。我带你去看看。”

        “好啊。”

        往事的阴影遗留下的苦痛,早晚,也会散作阶前雨、袖底风,温柔这一世的一双人。

        08

        入春之后,虽有寒风,但不渗人,弥漫二十余里的青烟红雾。前几天羽还真不知道捣鼓什么,风天逸被晾在旁边好个时辰,终于忍无可忍,佯怒地唤了声。羽还真马上乖乖地过来,被带着坐在风天逸的双腿上,由于手上沾着润滑油,风天逸乐见其成地捻起一块糕点喂他。喂完之后心情好转又放他回去继续,如此反复。

        等到赏春的日子,羽还真才一脸献宝地把他的成品拿出来。“陛下你看,这个风筝是无人驾驶机,可以自动在天上飘,就不用人在地上跑啦!”风天逸嘴角直打抽,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原来你的风筝是用来看的而不是用来放的。”

        两人找了个地势稍高而平坦的地方看风筝。没了线的风筝自由自在,一时间让风天逸有些唏嘘。上一世放飞的风筝,即使线缠在手里,也握不住一方命运。

        察觉到风天逸情绪有些低落,羽还真抬手抚上他的脸,笑着问他:“陛下开心吗?这儿好漂亮,我很喜欢。”高处仿佛飞起薄薄的霜雪,和着羽还真温顺在眉、深情在睫的笑容,白花花地下到心里去。

        风天逸拉开羽还真的左手放到唇边,一点一点吻开,从尖削白皙的手指到温热的手掌,许多沉重婉转至不可说的东西,一并慢慢化去。

        09

        为了去去凉意,风天逸特地带羽还真泡泡温泉。

        两人共浴让羽还真有些紧张,又有些莫名的期待。是以羽还真并没有像风天逸这么大方,还是着了件里衣才下水。虽然脸有点肉嘟嘟的,但是十六岁少年的身子却还是有些瘦削,湿透的的衣料包裹着稍显单薄的肩胛,甚至能凸出姣好的锁骨,整个人氤氲着朦朦雾雾的水汽,像极乍暖还寒时候的梨花,如水如月,浸湿的鬓发乖顺地贴在额角,饱含水汽的睫毛轻轻颤动。

        风天逸直接将人拉近,迫使他两腿张开半坐在他身上,这才温柔地附上他的唇,但也只是轻啄,偶尔小心翼翼地摩挲,略微干燥的嘴唇似乎更加敏感,有种别样的快感。风天逸抬起头,看着羽还真缓缓睁开眼睛,面颊微红,一脸期期艾艾的小表情,心被挠了下。

        -不可描述-

        两人拥着平息高潮的余韵,风天逸捋顺羽还真的长发,羽还真疲倦地靠着他的胸口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殷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带着湿意的睫毛如染墨,脸上还有未褪的酡红,风天逸收紧了手臂将羽还真更好地纳入怀中,耳鬓厮磨。

                    

                             -END-

简书崩了AO3上   未删减版图片在线
→本意是想写甜到牙痛的互宠,想吃糖粮_(√ ζ ε:)_

评论 ( 26 )
热度 ( 2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