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南乡子

题:南乡子

人设:元潼X颜秋谷


第三章

元潼一口气饮尽杯中酒,语气带醉地淡淡道:“且说作乐。”寡言的美人儿面有难色地开了口:“兰家本是香粉世家,后门道中落,家破人亡。兰轩儿走投无路方寄身于烟柳之地卖艺,而兰轩儿的眉目与当时正处红牌的蓝昭竟十分神似。蓝昭便于兰轩儿相交甚好,也因此得名双壁。可是有一夜兰轩儿出逃被抓,打得甚是不堪,第二天便气断人亡罢。”美人儿顿了顿隐露出恻痛之情。

此时,靠在颜秋谷怀里的可人儿尖声细气讥道:“蓝昭哪是真心与兰轩儿交好兰轩儿有着与他相似的相貌却有着大户人家的傲气,许多熟客瞧着新鲜出了大手笔捧兰轩儿,蓝昭做足了表面功夫恐怕暗地里嫉妒得不行呢。呵,可是兰轩儿死后不久,蓝昭竟疯了,自毁容貌不说还整天神神叨叨,妈妈不得已赶走了他。”语罢又嗤笑一声。

颜秋谷摩挲着酒杯假笑了一下:“哟,这真是天者诚难测,命者不可推……呢。”

静静地看着颜秋谷,元潼放下酒杯:“酒意难耐,时候也不早了,不知可有厢房休憩。”旁边的美人儿立刻会意,正欲贴近之时听到元潼凉凉丢出一句:“要那位。”颜秋谷怀中人儿也是一愣,随即面色赫然地走了过去,还不忘对颜秋谷抛了个媚眼。

待元潼身形沉稳完全不像喝醉地进了东厢后,颜秋谷对美人儿轻声说:“要要不我我们也去小憩会?”美人儿好笑地领颜秋谷进了邻间。

“……我说,公子莫不是要和我干坐一晚吧,不想尝尝鱼水之欢?”颜秋谷讪笑:“美人且去床上等我吧,我将将饮完这壶酒就去。“美人也没说什么大方地走入了内间。

颜秋谷一人尴尬地灌酒,好不容易定下心神,挪向内间,一掀起纱帐便瞧见元潼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默默地放下纱帐准备溜走,就被一把抓住了领子。颜秋谷压低声音:“你怎么在这?”元潼抬抬下巴指了指床榻。颜秋谷绕过元潼肩膀探了探:“迷香?”

“嗯。”元潼走向窗边一边示意颜秋谷一边走进揶揄道:“你还真的算一夜风流了?”颜秋谷面红耳赤地暗暗嘟囔:“以后莫要让我抓住把柄。”元潼雷厉风行地一手搂住颜秋谷的腰身,不等颜秋谷惊呼就纵身一跃,疾步往后面的厢房掠去,想是套出了些什么。

元潼翻身进入一所厢房,颜秋谷一边小心翼翼地跟着一边发问:“你干嘛!?”“这事有蹊跷,好奇,追究一下不行么。”颜秋谷用手摸了摸下巴,也是,子不语怪力乱神之事,一人犯险,不如多个人谨慎些。

借着月光的清辉只依稀辨认出大物件的位置,再细便看不清了。元潼自袖中掏出一颗夜明珠,甚是清亮。颜秋谷值得老老实实地贴着元潼。摸索了好一阵,颜秋谷道:“这屋香粉味浓郁,想必是兰轩儿的房间吧。“元潼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转而又翻进了另一房间。

蓦地,颜秋谷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手心出了一大把汗,皮肤也渐渐发烫,小小地扯了下领口并没有太在意。但是就在元潼打量梳妆台时,颜秋谷惊觉下腹一热,口干舌燥得紧,不小心碰到了桌几。

元潼回头将将看到眼神迷离的颜秋谷,也是诧异了一下:“催情香?”颜秋谷摇摇头“兰轩儿好歹家教严厉。不会如此做贱。”元潼皱皱眉“你莫不是喝了厢房那壶酒?”颜秋谷浑浑噩噩地点点头。“那是专门给不听话的小倌喝的下了 春 药 的催情酒,你怎么……”

颜秋谷基本上只能木然地听着,一只手用力勒住下腹,一只手捂住嘴,靠着桌子,闷声道:“你先不要看过来,我一会就好。”元潼略带深意地看了眼情动的颜秋谷,竟很听话地转身了。一时间房内只剩下颜秋谷压抑而粗重的喘息声和细小的呻吟,不重不轻地挠着。

元潼轻咳一声,继续手上的活。打开压在最下面的胭脂盒,靠近底部参杂不少白色粉末,元潼用指尖沾了一点凑近鼻头,复而在舌尖点了点,一股咸涩的味道在舌尖散开。元潼若有所思地将粉盒收入怀中,才走进颜秋谷。

此时颜秋谷虽缓解了小半,但仍是面色潮红,两鬓的发丝全被汗湿。元潼轻轻将手覆在颜秋谷脸上,颜秋谷本能地往冰凉的物事上靠去。元潼在他腰后点了几处穴道,随之而来的就是元潼冰凉的唇,由浅入深,细细密密地吻着。

颜秋谷按捺不住主动昂起头承受,但是元潼除此之外也没有进一步行动,只是不停地亲着,一只手搂着,另一只手轻抚颜秋谷的后背。

不知过了多久,颜秋谷已稍稍找回了理智,动作明显慢下来。元潼最后用手指按着他的唇浅浅地在嘴角印了一个吻。

之后颜秋谷懵懵懂懂地被带回厢房,一阵香气袭来便眼前一黑昏睡过去。元潼抿了抿唇隐去了身影。

第二日清晨颜秋谷醒来只觉得浑身酸麻,美人儿早已不见身影,只有桌几上一杯醒酒茶。他摸了摸肿痛的嘴唇,想起昨夜的失态和元潼清冽的吻,眼神逐渐暗了下去。如果是这样下去,事情可要比原来想的复杂了,后路难退。冷静片刻后颜秋谷径直走出秦月楼,到门口时托着下巴说了句:“早知道多亲几下了。”

元潼在颜秋谷离开后方离开。他望了眼身后的巷子便匿身在墙角。既而一身玄色衣着的人拱手立在他身前。“南辞,你将这盒胭脂拿去,派人私下调查这一款式脂粉的来路去路,再叫南录在京畿毗邻州区严查这类物事。”玄衣人收好胭脂盒应声便消失了。元潼走出墙角,假笑了一下,父母双亡,外迁至京,身世无从考究么……

世事真有如此巧合?是缘否亦或是故意而为?

                                                       -待续-

                                                                                             写于2013.2.2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