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南乡子

题:南乡子

人设:元潼X颜秋谷

 

楔子.

有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栖为吉,不寿者乃八百岁。《大荒西经》说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此云岷山,以大江出岷山故也。

有北齐之国,姜姓,使虎豹熊罴。案《大荒西经》有西周之国,姬姓,次有北齐之国,姜姓,皆周秦人语也。

                                        ————摘选自《山海经——大荒四经》文案:


烟雨潇潇,浮生匆匆,颜秋谷对自己说,就是这个人了,喜欢上他吧,然后便真的喜欢上了。

细雨霏霏,绮梦浮生,元潼并非没有自知之明——薄情、自私,只是,对于颜秋谷,他还不想放手。

大爱大恨?淡淡的悲伤,淡淡的欢喜。


第一章

引子:此有轩辕国,措于江山之南;轩辕国之东北方,有一国曰北齐。史曰山南气候混沌,草木不喜,故北齐之国地瘠粮荒,屡次进犯轩辕疆界。轩辕三帝奋二世之余烈,暂却北齐江山以北,局势有所缓和。

轩辕元和五年,国内太平盛世占了大半有余,而自本朝元潼皇帝二十岁执政以来,商贸更为发达,都畿及毗邻之郡人民生活安泰,一片歌舞升平,春宵帐暖。

“呃…唔……”软绡轻绫里的人翻身坐起,斜靠在床阑前。颜秋谷拢了一下身上的亵衣,伸手轻揉眉心,衣袖滑下,露出半截洁白的小臂。他刚向床边挪了一下,下身就传来一阵酥痛。

真是,一响贪欢的后顾,既然是你情我愿的事,颜秋谷也觉得没什么好嗔怪的。他下床走到轩窗前,张开手指罩住燃了大半夜的现在快烬的香篝,温热的熏香从指缝间散去,抬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胀痛的太阳穴立马舒缓了些,看来是安神的椒兰。

颜秋谷洗漱好穿衣,看天色约摸是卯时,离上朝还早,不急便只踱步到前厅温一杯早茶。其实颜秋谷可以辰时再起,况且奴婢丫环窸窸窣窣的声音虽杂却不大,只是他天生就浅眠,一有动静就醒,所以每夜都能感受到身边的人离开,然后迷迷糊糊地翻腾几下才能入睡,颜秋谷勾了勾嘴角。

“公子,你若是步行去大殿,现在可以起步了。”“秦璎,以后别焚那些香炉了,不起什么作用的。”“公子,这是皇上点的,秦璎不敢灭。”秦璎轻声回答。颜秋谷笑笑跨出门槛,望着天眨了眨眼,“那算了。”其实这香,颜秋谷并不讨厌,只是每次一有暖香浮起,便是他离开之时,本应好眠的也变得难睡了。

颜秋谷只位列三品,但在皇宫之内有着行宫,并不与众官一同自大门而入。众官虽习以为常,却也不免觉得荒唐,更何况颜秋谷是半路冒出来的官名,自然没给他好脸色看过。颜秋谷倒也不以为意,拱拱手算是打了招呼。

是时候了,殿门大开,太监恭守,颜秋谷摆摆袖子便也跟着进殿。说来也可笑,中书侍郎,倒也是徒有其名,真正用得上自己的时候还真不多。颜秋谷老老实实地站在几个老臣后面垂头拱手,暗叫不妙,腰酥疼得紧,却也不敢有大动作,只得叨念快些退朝。司封郎中的长篇大论,谏议大夫的喋喋进谏,其实不是颜秋谷不思进取,而是话这种东西,并非所有的都是有意义的。大臣上了一个又退了一个,多是些琐事,终得一声“退朝”。跪安后颜秋谷微微抬头望了眼殿上的人,那人上挑的眼角动了动,瞥了他一眼便进了后殿。

颜秋谷刚出大殿不远,就听到值守的小太监叫住他“皇上请中书大人到后花园一叙,午时便至。”颜秋谷颔了一下头,弯起眼角,目光流转,嘴角轻轻的弧度显得喜人。跟着小太监,就这么绕来绕去几乎重复了三遍,颜秋谷翻了个白眼,元潼你够了,就让我安生地坐着等你不行嘛,我真的,一点都不会寂寞的。好不容易看见题字“金銮后花园”,颜秋谷胃都抽搐了,勉强挤出个笑容召退小太监,便瘫在了软椅上。小憩片刻后,不再那么难受,颜秋谷便饶有兴趣地环视了一下院子,信手捻了一块蜜瓜糕细细嚼,砸吧了一下古香的贡茶,趴在桌子上,开始把玩起鎏金茶盏,眼眸里流光溢彩,树梢尖掠过的清风划过耳垂,撩起一缕青丝。颜秋谷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呵,我和他,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呢,似乎,是六月,下了一场,缱绻的雨啊。

颜家在都畿不算有名气,只是一般的书香门第,颜秋谷便是掌家,他爹死于劳疾,他娘不久也因心病而西去,也没有其他别的亲戚。公子哥儿一个,写得一手好字,隽永秀气,常有人慕名请他题字写对联什么的,诗画的价钱也不低,加上爹娘遗留下的钱财,因此也是衣足饭饱,略有富余。颜秋谷只有一个亲人,是他爹娘收养的。萧衍,生得眉目英挺,刚毅端正,神韵内敛。

偷得浮生半日闲,颜秋谷琢磨着到萧衍干活的茶楼小啜一壶,心情大好地走在街上。南市多是不热闹的,冷冷清清,倒图个闲情。

颜秋谷止步,浅笑地看着小摊上的扇坠,拿起一段桃木坠,镂刻的是弇滋,西海渚的神,珥两青蛇,践两赤蛇,煞是传神。刚想从腰间掏出碎银,不料弄掉了佩戴的扇子。

颜秋谷弯下腰,却见一只白瓷般的手先拾了起来,“紫檀雕漆扇,公子好雅致。”颜秋谷打量了一下来人,只见那人容貌妍丽,身形修长,寒眸冷颜,一袭衣裳镶金塑银华美如其,衣带飘袂,缀着两枚鹅卵大小一般模样的滑润琉璃为饰,真是美人。

颜秋谷撇了一下嘴接过扇子,眨了眨眼睛,轻声说了句谢谢转身就走,差不多拉开距离刺啦地一声展开扇子掩住半边脸,暗道:“人美是美了,可惜非富即贵,常言道为富不仁,没准会谈上什么麻烦。”前两句倒是瞎扯,最后一句果然是应验了,这是后话且不说。

元潼挑挑眉望着颜秋谷离去的身影,长得倒一般,只算是清秀,但一双灿烂的桃花眼却多出一份风情,姣好的嘴唇细微的弧线,平添几分灵动,嘴角一直噙着一缕笑意,腮边浅浅的一个酒窝,实在恬静可喜。元潼不是很在意颜秋谷故意疏远的举动,扫过手边他未拿得桃木扇坠,拎起来看了看,小巧玲珑,做工精致,颇惹人喜爱,微微地勾了勾嘴角。

缘分就是真么莫名其妙,来得突然,虽未说再见,却总觉得会再见。

                                                           -待续-

                                                                                           写于2011.10.14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