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繁星】在一起吧

Tittle:在一起吧

CP:繁星


“吴亦凡,为什么?我们……”才刚开始不是么?四年的时光,还不够刻骨铭心吗?到底有什么比你的梦想更重要。

“张艺兴……”吴亦凡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哑得根本说不出话来。轻轻握住了张艺兴的肩头把他往角落里带了带,良久才挤出一句:“很抱歉……”

“你该道歉的不是我!你怎么对得起四年来那个从不放弃的自己?”吴亦凡依旧不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张艺兴只觉那双眼睛清亮如初,自己的影子倒映在他眼眸深处。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张艺兴颓废地靠在墙上,低着头,喃喃道:“到底怎么了…….新专辑也准备好了,我们不是已经一起出道了么,还有什么不能克服的…….你走了,我们怎么办,我怎么办……”张艺兴本来就是个感情丰富的人,此时不由红了眼眶。

吴亦凡叹了一口气,将张艺兴的头压在了自己的胸口,语气微弱:“对不起…….”只能是对不起了。

张艺兴心下一沉。我以为四年时间足够长,长到我们日复一日地重复没有预兆的明天,长到让我们相遇,相知,相伴,长到我以为会就这样结束,一直相依。终究,四年还是太短了么,终于走到了尽头。

有些人闹着闹着就近了,有些人笑着笑着就远了。然后留下一生的遗憾。

张艺兴在吴亦凡怀里摇了摇头:“是我不好,你一定有你的考虑…….但是,我不想和你……..分开啊。”吴亦凡拍拍他的头:“不会分开的,我们还在一起,只是时间空间错开了而已。总要习惯一个人的,但是如果你需要,我会在。”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遥远的未来,说好了一起实现我们的舞台,就绝对不会轻易改变。“张艺兴,相信我,也相信你。”

准备新专辑期间,鹿晗和金钟仁相继拍了新专MV,白贤D.O 俊绵基本上都在练歌室里泡着,灿烈一个人唱两个人的rapport,其他人都很认真地在练舞,连吴世勋也很少去找鹿晗了。张艺兴每天两点一线的往返宿舍公司,没有出错的机会了,没有能浪费的时间了,张艺兴自己这样告诫自己。

吴亦凡则是被公司单独安排,具体行程完全没有透露出一点消息,在饭们看来几乎是被雪藏了一般,不出席公众场合,见不到官方新照。

在越来越大的骚动,猜疑和期待下,EXO夏季正式turn back,带着新歌和新造型席卷舞台,着实给歌谣界带回了一个big hit!一切都很顺利,一切都很安好,只是少了一个人的空位怎么也补不回来了。一年前,刚出道的他们,得到了欢呼 肯定与喜爱,一年后,回归的他们依旧得到了欢呼 肯定与喜爱,还有一些,由于时间磨洗而带来的泪水与缺憾。

然后便是打歌 打歌 打歌和铺天盖地的公告,忙得焦头烂额,没有空余的时间让任何一个成员多想,没有时间让饭们有拒绝的余地。尽管如此密集地出入公司,张艺兴始终没再能见到吴亦凡。

之后在中旬一次打歌结束后,张艺兴独自一人返回公司拿东西,划开锁屏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一边扶着腰一边爬楼梯,然后一抬头,便看见了吴亦凡。

和四年前第一次相见那样,即使带着一脸倦容,却还是美好得让张艺兴愣了神。好像时光又经过了一个轮回,吴亦凡又带着光,走进了他的世界。

“啊…….”张艺兴先开了口,但一时间却不知道如何接下去。即使这样尴尬,他还是固执地仰着头,望着吴亦凡,放肆地。压抑的思念一下子涌上心头,让张艺兴几乎站不稳脚跟。

恍然想起这样一首诗。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但曾相见便相知,哪般相念不入骨。

沉默了好一会,吴亦凡先一步走下了楼梯,搂住张艺兴,轻声问:“你还好么?”张艺兴本来就不是个喜欢让人担心的人,半开玩笑地回答:“自然是极好的。没有人在旁边涂涂抹抹,没有人在耳边絮絮叨叨,没有人管这管那,没有人帮我收拾东西,没有人帮我递纸巾,没有人帮我买东西,没有人…….”说到最后张艺兴都语无伦次了,自相矛盾了也没发现。没有我,你是否无恙。可没有你,我不习惯。

说完以后,张艺兴才发现,原来吴亦凡帮他做了这么多。也正是因为这样,张艺兴从不会拒绝,把自己的快乐与烦恼,与他分享分担。

“呵呵,那还真是不错呢……”话还没有说完,张艺兴主动伸出手拉住了吴亦凡的手指,低下头,只能看到一圈柔顺的发顶。吴亦凡呆了几秒,反应过来后后握住了张艺兴,十指相扣,另一只手用力地抱住他,好像只有这样近的气息才能让躁动的心安定下来。

两人又是默默无语了一段时间,吴亦凡轻抚了一下张艺兴,在他耳边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去中国?”在韩国打完歌后自然是要分队活动的,现在即使在同一个屋檐下也无法相见,更不用说到中国以后何时再聚。

“下个星期二”叹气一般说出来,“啊……这么快么…….那下个星期一晚上能出来么?我们见一下。”这是在吴亦凡单独活动之后第一次提出和张艺兴见面。张艺兴毫不犹豫就点了头。“那老地方见吧那时。”吴亦凡笑笑,松开了手,错开肩膀走下楼。

张艺兴留在原地,兀自地说:“我们在一起好吗?”且不说吴亦凡已经走远了,就连张艺兴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说出口。在一起吧,在一起吧,想和你在一起。这种念头一旦形成,便在心中膨胀,无法收缩。

我们以为不会改变的东西最终物是人非,我们念念不忘的东西最终渐渐远离,我们坚持至今的东西最终不复以往。

但是,我不管结局怎么样,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星期一是不会安排行程的,为了休假和整理行李。M K两队的人挤在一个宿舍里闹着,吴世勋又一直抓着鹿晗不撒手,靠在他肩上悲啊悲的。灿烈很小声的说了一句;“kris偶吧怎么不来见见我们呢。”大家自然很默契地转移了话题,他们知道,kris也不会好受。

张艺兴叫了一声鹿晗指指门口示意要出去,鹿晗点点头又被吴世勋鹿哥鹿哥地转移了注意力。

走出宿舍,向蹲在路边毫无形象的吴亦凡挥了挥手,果然长手长脚什么的也不好啊。张艺兴笑着走过去。吴亦凡并没有特地去哪里,而是兀自地拉着他上了天台。

吴亦凡先靠着墙坐下,掏出一罐啤酒,拍拍旁边的位置。张艺兴乖乖的坐下,调笑道“凡亲,请喝酒就算不喝贵的也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喂喂,我是怕你晕机好吧!”张艺兴也不客气拉开就是一大口然后递给吴亦凡,反正以前当练习生时也有过一瓶饮料两个人分喝的情况。

吴亦凡抿了一口,出神地望着星空,自语般道:“记得带好衣服,腰伤的药带多点,上飞机的时候别走错了,出机场的时候跟紧鹿晗他们別冲散了,做节目的时候别再这么呆了,多说说话,实在受不了了就休息一下…….嗯,有空的时候就发个短信什么的给我吧。”

张艺兴受不了似的把头埋在了膝盖上,任凭吴亦凡说什么也只是轻轻地答应着。殊不知吴亦凡已经转过头看着他好一会了。

看着张艺兴眼眶红红垂头丧气的乖顺样子,吴亦凡又好笑又难受。“别这样啊,些许几个月,或许半年又可以见面了啊!”“哼哼…….”张艺兴用鼻音表示反抗。

四年的练习生生涯,总有一种生活在别处的孤独,萦绕在心。吴亦凡其实不喜欢寂寞,却又一直逃不开这种发自内心的沉寂。常常身在喧闹的人群之中,来来往往之间又重视没有风景能走进心里。 

远观喧哗,而只有平静。 

直到遇见他那刻开始,他叽叽喳喳的声音让他的世界充满喧嚣。第一次,喧闹进了心里。从此颠沛的温柔有了牵系,从此无法一如既往地宠辱不惊,从此不再能无动于衷地对这个世界冷眼旁观,从此不能心平气和地再一次独守清冷、无法心无所期。

抑制不住渴望与伤感,吴亦凡小心翼翼的将张艺兴压在了墙上,随之而来的就是冰凉的唇,由浅入深,细细密密地吻着。

张艺兴按捺不住主动昂起头承受,吴亦凡一只手搂着,另一只手轻抚他的后背。

吴亦凡用手指按着他的唇浅浅地在嘴角印了一个吻,随即继续往下动作。张艺兴也意识到了事态有些不受控制,但是也没有阻止。吴亦凡抬起头望着张艺兴,说:“相信我。”

第二天凌晨M队浩浩荡荡地上了飞机。张艺兴最后看了眼手机,新信息:无。失望地叹了口气。

刚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之后张艺兴嘴角抑制不住地上翘。

新信息,来自:凡亲

——我们在一起吧。

彼岸,看见手机震动了一下,吴亦凡停下练习,打开收件箱,

新信息,来自:张兔子

——好。

时光荏苒,即使我的前方看不见你,但是我知道,你就在我的背后,你在我的未来里。

                                                             -END-

                                                                                             写于2013.3.16

评论 ( 2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