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德罗】魔法高校日常AU (03)

03.暑假与校园祭


罗恩趴在枕头上,乱糟糟的红发盖在额头,不甚清明的眼睛半眯着,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因为是清晨,橙黄色的窗帘半掩着,外头只透进淡淡的几缕阳光。

“好痛!”罗恩惊叫出声,一只长着白羽毛的猫头鹰俯冲下来猛地撞在他脑袋上。

罗恩气呼呼地揉着被撞疼的地方,抬眼看去才发现他桌上多了一封信。他一把掀开鲜艳地印着两个巨大字母C和一枚疾飞的炮弹的橙红色被单,将信捏在手里,认出了熟悉的银绿色封蜡。

那只与主人如出一辙的雪枭用浑圆的黑色眼珠瞪着罗恩,同时嘴巴碰出咔哒咔哒的声音,这通常表示它又感到恼火了。确认罗恩收下了信,白猫头鹰才嗖嗖地飞出了敞开的窗口。

自从放暑假后,马尔福的猫头鹰总是会在晚上九点十点的时候敲窗,一开始它显得很不耐烦,罗恩不得不用厚厚的书将窗户垫高以方便它出入。

麻烦又娇惯。罗恩撇了撇嘴,拆开了封口。这样的绿皮信封在罗恩的抽屉里已经叠上了一打,至少不下二十封。

马尔福果然很好地履行了他的承诺,如果这算是的话——登上归家的火车前,马尔福在门厅叫住了自己。

“等我的信。”他说。

而自己大概露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虽然信纸上只会有寥寥几个词——

“今天做了什么?——D”

“妈妈让我们到田地里清除地精,你们庄园花圃里应该也会有,大概像扛着鱼竿的胖乎乎的小圣诞老人。但是爸爸对它们太宽容了,今晚我又看见它们偷偷地从树篱里钻回来,不出几天我又得再干一次这枯燥的家务!……——R”

“今天做了什么?——D”

“妈妈说我房间太脏乱了,实际上并没有,只是东西多了些!结果整理书柜的时候在角落发现了小时候看过的连环画册,我以为是被乔治和弗雷德弄丢了,气得让妈妈揍了他们一顿。话说回来,《疯麻瓜马丁.米格斯历险记》好像出了续集,或许我应该再继续看看……——R”

“今天做了什么?—D”

“噢!我厌烦了和你通信,简直像在写日记!而你,一点关于你的事情都没有跟我说!——R”

“知道了。——D”

然后附赠了一小袋用条纹缎带包装好的糖果。

“今天做了什么?——D”

“珀西拿到了十二张O·W·Ls证书,所以他心情很好地答应和我玩巫师棋,我们下了一下午。他用爷爷的那副棋子,我借用的那副棋子太聒噪了,老是指手画脚的,把我的脑袋都吵昏了,不过我还是赢了……——R”

如此反复。

罗恩在抽屉里抓起一颗放在信件旁边的奶油糖,对立在栖木上直往下掉的埃罗尔安慰了一句:“今天不用麻烦你送信了。”

窗户外面是灿烂的阳光和一望无际的茵绿草坪,这封不在惯常时间送达的信,烫金的花体字落款前写着“中午十一点,对角巷外。”

罗恩连蹦带跳地跑下楼,餐桌上除了一份抹着黄油的切片面包外什么都没有,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他摸准这是偷跑出去的好时机。

他取了一撮飞路粉丢进炉火里,走到火焰边上,因为过于紧张或者是兴奋,他张嘴念出“对角巷”的时候猛地吸了一大口滚烫的烟灰,等他站在一个宽敞而明亮的石头壁炉前时,还在不断地咳嗽。

罗恩小跑到尾巷,球鞋底磨过鹅卵石发出阵阵回音,他已经可以看见挡住前方小部分光亮的人影。

铂金色的头发在同龄人里总不容易认错,它们被服服帖帖地梳到后脑勺,即使喷了发胶也觉得每一根发丝都是如此柔软。

“嘿,马尔福。”

“噢,韦斯莱,你竟然让我等了十二分钟!”马尔福的嘴唇抿着,他一挥魔杖,消去了显时咒,罗恩敢打包票前一秒它还在计时着。

“拜托,我刚起床就赶过来了,你要求别这么苛刻,不然我们还是回家写信好了。”红发男孩不满地嘟囔着,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飞走。

“时间不多了。”马尔福强调了一遍,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帮罗恩揩去鼻头的煤灰。“我们进店坐会——”

罗恩不自在地挣扎了下,蓝眼珠瞟到店面的装潢,转回来时眼神有些犹豫。

“可是……”他的脸慢慢涨红,怎么也说不出随便逛逛就好了之类的可怜的话,但实际情况就是他们今年课本需要五套洛哈特的书,新入学的金妮还需要长袍和魔杖,不知道爸爸妈妈到哪里弄钱给他们买今年的学习用品,更不用说有多余的零花钱。

柔软的布料只是换了个方向轻轻抹掉额角滑落的汗珠。所有的脏东西都从那张白皙的脸蛋擦掉后,马尔福才满意地勾了勾嘴角,不重不轻地推了一把红发男孩的肩膀。

“走啊——”

肩膀和肩膀相贴,罗恩才发现马尔福的肩头似乎比自己高了几厘米,他侧过脸快速扫了眼金发男孩,那苍白的脸部轮廓果然拉长了些,鼻梁和唇线都渐渐清晰起来。

他们找了个不靠窗的位置,昏暗的空间让罗恩感觉很闷,不过不难想象斯莱特林们常年待在阴冷的地窖里也毫无怨言——他们喜爱这种寂冷。

马尔福倒是自在,懒洋洋地坐进米灰色格调的布艺沙发里,随意翻着咖啡桌上的羊皮纸。他穿着一件薄款的黑色斗篷,双交叉结的领带依旧扎到喉咙口,矜持不苟的气质与花瓶里摆放着的高雅的黑麝香草浑然一体。

“花果茶怎么样?”

罗恩不置可否地耸耸肩,马尔福将就着在羊皮纸上打了两个勾,然后羊皮纸叠成一只纸鹤灵活地飞出了拐角。

两分钟后,一个托盘飞了回来,摆马尔福面前的是一小瓷杯的黑咖啡,而罗恩面前的是少女式智利玫瑰果和马哈利樱桃的红心花果茶。

“我想,你应该喜欢这个——之前和布雷斯他们出来,帕金森和格林格拉斯聊到这个味道不错。”

“我说,那是女孩们的口味,希望你能记住我和你是一样的,在性别上。或许你也应该给我来杯特浓咖啡。”罗恩皱了皱眉,露出两个不满意的小眼袋。

“噢,用你嘁嘁喳喳的嘴尝尝吧鼬鼠,我可不指望你明白——”马尔福撇了撇嘴角,用手肘支起下巴。

罗恩在桌子下踢了踢金发男孩的小腿,嘬饮了一小口,说真的甜味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他的喜爱。他喜爱的理由和女孩们可不一样,清甜的味道有点像马尔福之前送过的魔药水,想着他又抿了两口。

“所以,你最近在忙什么?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呢。”

“我和你可不一样——”马尔福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这使得他脸的角度微微抬高,显出一副傲慢的态度。

“好吧,我觉得现在回家写信也不错,至少不用对着你那张讨厌的脸。”

“我不赞成,韦斯莱。你知道我的时间有多难得吗——”

“那么我应该改心怀感激地对你说声谢谢?!”

“我收下了。”

“……”

马尔福惬意地侧了侧后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今天上午应该去斯内普教授家里补习魔药,但他临时出去了,我觉得这些小事没必要和家里报备——”

“你就直说想偷懒嘛,这里又不会有人说你什么。”罗恩眨了眨眼睛,语气不无调侃。

“下午三点安排了礼仪课,在此之前我必须赶回庄园——”马尔福瞪了他一眼,苍白的脸颊露出一丝的羞赧。

罗恩因为铂金小贵族难能孩子气的表情歪嘴笑着,突然拐角外传来一阵鞋跟咔哒咔哒的声响,紧接着女孩子们的谈笑声让两人都直起背来。

是帕金森和格林格拉斯。马尔福皱了皱眉,对着一脸无措的罗恩摇了摇头。

罗恩被他这幅样子弄得也莫名紧张起来,且不说金发男孩多么在意身为一个斯莱特林的名声——他们总认为和其他学院尤其是格兰芬多的学生混迹在一块有跌身价。

罗恩倒想的是万一被他的哥哥们听说自己和一个马尔福和平相处,尤其是双胞胎,要知道他们对马尔福的厌恶程度不亚于对珀西的,他和珀西走近些了双胞胎顶多给他念叨念叨珀西的小毛病,他和马尔福亲近些了双胞胎可能真的要气得上蹿下跳。

在声音进一步逼近时,马尔福的魔杖已经握在手里,以便施展忽略咒,所幸她们在隔着一个座位的距离安顿下来了。

金发斯莱特林明显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瞟了一眼罗恩——红发男孩不知怎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他用食指指尖敲了敲罗恩的桌面,随即拿起桌边的羽毛笔又在羊皮纸上写了什么,一分钟后一小块巧克力坩埚蛋糕送到了罗恩面前。

红发男孩用叉子拨弄着蛋糕上面的一颗红色樱桃,耳朵却注意着隔桌的动静,此时他还真有点想借弗雷德和乔治的伸缩耳一用。他听见帕金森一贯尖细的嗓音在谈及马尔福的时候带了一些少女心思,比如像翻旧账似的聊到几周前几个人的小聚,聊到马尔福送的礼物尽管同游的每个女孩都有一份,聊到她和父亲到马尔福庄园的正式拜访,聊到她和马尔福单独在花园喝的下午茶。另一个女孩的回应虽然略微敷衍,但完全磨灭不了帕金森的热情,好像能和马尔福待在一块就是天大的快乐。

虽然独处的大部分情况下确实如此。

“德拉科这周都太忙了,我几乎没能和他见面,不过明天的交际课我们是一起上的,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排上相同的时间……”她说。

巧克力蛋糕一半进了胃里,更多的是被戳成了稀巴烂的浆渣。面前的桌面又被敲了几下,罗恩回过神来才注意到马尔福皱起的眉峰和唇角的冷笑。

“我说,没礼貌的韦斯莱,我刚刚说的话你听进去一句了吗?”

罗恩下意识嘀咕了一句“什么”,在愈发灿烂的冷笑即将到达恐怖的程度之前,他连忙补救:“假期我们还能见面吗?”

“事实上,这不太可能——”金发男孩的肩膀垮了下去,半晌后又犹豫着开口:“外授的课程只有魔药学,如果斯内普教授外出的话就另说,就像今天——”

不知道为什么韦斯莱男孩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他胡乱挠了一把后脑勺,蜂蜜颜色一样的烛光染上他支棱的红发丝。

“算啦,我们还可以通信,你写的少点没关系,我能够把你的信纸写满的。”

“下课后偶尔一次,我想没问题——”

“不!不、我是说,我可以提前等你的,也不需要待很久……”

他略微察觉马尔福对于他的意愿权衡之后大多会选择迁就,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两个人相处如若一定使一方勉强,他不希望总是要马尔福来承担,帕金森都能极力争取马尔福的时间,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该原地踏步。他已经因为这个而失去过一次了,纵使他现在仅仅是渴望着彼此之间确定的联系。

显时咒从13:59跳到了14:00,再到14:05的时候,马尔福喝下那小杯仍然温热的咖啡,硬邦邦地说该离开了。

他们绕过店里的另一边拐角回到对角巷的飞路网通道,等到红色身影消失在火焰中,马尔福才通过壁炉回到蜘蛛尾巷,又从斯内普房子的壁炉回到马尔福庄园。

客厅里只有随意翻着书的纳西莎·马尔福和一杯温奶茶,她对唯一的儿子从来都溺爱,当然不会介意他的一次晚归,只要他是安全的。

不过时间的确有些来不及,纳西莎只是让他喝下奶茶然后上楼换一件正式的衣服,并叮嘱他上课的时候不要露出疲倦的表情,这样未免有失礼节。

金发男孩脸微微红起来,憋住了一个冒泡的哈欠。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课程安排依旧紧凑得喘不过气来,几乎一两周猫头鹰才会有一次不准时的惊喜。不过,他们的时光才刚开始,不需要焦急,此间此刻能拥有属于彼此从巷口逛到巷尾的时间就已经足够。

因为下次之后总会有下次。

“下次见,韦斯莱——”

……

“韦斯莱……罗恩·韦斯莱!”

“嘿,罗恩,你有在听吗!”

“什么?”

“已经开学了,你不能总是这个样子,这要是在课上我们学院绝对要被扣分了!”赫敏稍稍提高了音量,语气极大的不满,“我们学院校园祭的主题已经确定了,就等我们角色抽签了。”

“天哪,我们的主题是什么?”红发格兰芬多以一种极为震惊的语气反问,然后被黑发好友摁住了头,轻轻嘘了一声。

“我们弄的集章活动,集满格兰芬多六十六个火漆印章就能获得麦格教授赞助的光轮2001飞天扫帚。”哈利低声说道,身旁的好友似乎还没从假期的懵懂状态中恢复过来。

“每个人过来确定自己的角色!”格兰芬多级长扯着嗓门喊道,如果他这次活动的表现足够好,韦斯莱家可能又会再出一个男生学生会主席了。

“噢,梅林,我抽到了兔子先生,我该怎么做?!”罗恩摊了摊手中写着序号的小片羊皮纸,再三确认公共休息室张贴的对应角色名单。

“你该庆幸的,罗恩。我抽到了一张红桃K扑克牌,如果我穿成四四方方的样子,我还怎么逃跑呢?”哈利叹了一口气。

“我情愿和你交换,哈利,你的衣服那么容易裁剪。顺带一提,爱丽丝是纳威。”赫敏将棕色卷发拨到背后,满意地看到好友们露出吃了什么味道怪异的比比多味豆的纠结表情。

“也许还不错……”哈利干巴巴地评价道,因为他看见纳威一脸哭丧地捏着羊皮纸。

这一周里大礼堂除了用餐时间,大多闲余时间也是热闹哄哄的。罗恩一伙人里具有艺术天赋的只有迪安·托马斯,他绘出衣服的样式和花纹图纸,然后再交给其他格兰芬多缝制。他们日夜埋头赶工,罗恩才知道原来缝衣服的魔咒能有这么多花样,比如缝蕾丝边的魔法要尽可能轻柔,剪雪纺纱的魔法必须精细,就连对普通的一根针施咒的力度也要控制得当。

相比其他学院准备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斯莱特林就显得格格不入的平静。他们常常冷眼嘲弄格兰芬多的手忙脚乱,再故作姿态地在自己长桌来一场下午茶。校园祭的前一天,他们不知怎么拿到了斯内普教授亲笔签名的礼堂征用申请书,把其余人都赶了出去——不过斯莱特林院长偏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让进度落了一截的罗恩感到很郁闷,尤其是金发斯莱特林领着几个跟班特意在他经过的时候高傲地嘲笑了他一把,最后他不得不在一片哄笑声中一溜小跑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我可讨厌死马尔福他们组这种小团伙了!”罗恩愤愤地抱怨,把自己摔进柔软的沙发里。

“唔,罗恩,我们好像也没有资格说这话,尽管大部分时间我们只有三个人。”哈利摆弄着他手里的棉絮,将它一点一点粘到扑克牌上。

“我们才不一样!你们谁能帮帮我缝衬衫的纽扣,我总弄不好……”罗恩恹恹地从屁股底抽出被压得皱巴巴的一团布。

从小就被姨夫姨母不公平对待的小哈利,常常被使唤弄饭干家务做杂活,11岁前他的衣服和袜子也是自己缝缝补补的,这点小事他还算拿手,于是他接过了罗恩手中快成型的衬衫。

罗恩感觉有点儿羞愧,他们家虽然也不富裕,但妈妈总会为他们做好一日三餐,过节还会织新毛衣当做礼物。新学期了哈利还是这么瘦小,听说他的姨夫囚禁了他还不给他吃饭,这实在太可怜了。

红发男孩对哈利友好地笑了笑,拿起桌上的棉絮做着绿眼睛男孩刚刚在干的活,“谢了,哈利。”

哈利耸了耸肩,回以微笑。

早晨九点整,和煦的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洒落下来,融化在逐渐升温的热闹气氛中。

没想到格兰芬多的主题活动成了大热门,毕竟很少有人不喜欢魁地奇,况且飞天扫帚也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罗恩一个上午都在忙着躲躲藏藏、四处逃跑以及盖章盖到疲软,他想着回休息室喝口水,半路却被一拨人发现了。

他从小径拐到了中庭,刚想从中庭跳进走廊,有人猛地拉住了他,导致他向后跌去。那人将他抵在树干上,视线的最后是卷扬起的黑色披风和被切割的、逐渐关上的天空。

喧闹的脚步声什么时候消失了罗恩也毫无察觉,他的心脏怦怦跳得极快,被衣领严严实实勒住的脖子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身上的人先一步起身了,阳光透过树荫影射下来摇曳不定的碎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罗恩摘下长筒礼帽,露出蓬乱的红发,通红的脸上淌着热汗。他撑着膝盖,微微俯着身子,方才跑得急,又憋了一口闷气,此时不住大口大口喘气。

忽然一只手覆上了自己的头顶,懒洋洋地捏着他的长耳朵,而且饶有兴趣地绕着耳根的绒毛打转。

“原来你是只兔子吗,韦斯莱?”

罗恩全身颤栗了一下,脸红到耳根。“这都是弗雷德和乔治用魔法做的小玩意!”

镶着褶皱花边的衬衫衣袖搔弄着罗恩的额头,轻轻柔柔的。他顺着纹着繁缛刺绣的袖口抬眼望去,视线错开那枚在阳光下熠熠闪耀的银绿色袖扣。

马尔福穿着一件黑色的天鹅绒长外套,繁多装饰性的排扣密密麻麻地从上打到下,其中不乏几颗质地细腻的绿玛瑙;一块白绸缎打褶围在脖子上,用花边缎带扣住作为领饰;翻边衣领上按规矩应该绣上家徽的花纹,此刻只是在左右各纹上了斯莱特林的徽章;墨绿色的羊毛绒斗篷被带流苏的金线缎系在胸前,白色长筒袜显得小腿纤长又修直,连巴洛克式小高跟的鞋面也用银线勾勒了样式复杂的花纹。

金发斯莱特林收回手,带动了黑色礼服上几条精致闪亮的银链发出一阵铮铮的响声。

罗恩垂下眼眸,从耳根红到了脖子,在嘴里嘟囔。

“嘿,马尔福,我想下次上黑魔法防御课洛哈特该邀请你当助手的,扮演那只被他收服了的、只吃胡萝卜的吸血鬼。”

铂金小贵族高傲地上下打量了眼罗恩的穿着,耸起鼻子不屑地哼了一声。

“难得没有见到你的跟屁虫,我是说你的那两个保镖似的大家伙。”

“他们在今天姑且也算是主角,何况我也不会弱到陷入慌不择路的境地。要我说呢,韦斯莱,你可真像一颗掉在地上蜂蜜糖,一路滚一路招蜂引蝶。”

红发男孩无辜地蹙起眉头,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

“话说回来,我拿到了赫奇帕奇美食祭的双人入场券。”红发男孩似乎想起了什么,半天从口袋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印着两只黄獾的羊皮纸。

“谁送你的,韦斯莱,女孩?”

“不、不完全是,我用一个兔子火漆印章换的。”罗恩抬起脸朝他笑了笑,没有注意到男孩的重音。“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吗?”

马尔福沉默了会,若有所思地盯着红发男孩手里的券。

“要不,还是送给你吧,你可以自己去或者再找个伴……”笑容很快就从他嘴角跑掉了,罗恩低下视线,“我待会也得回到西塔那边换班了。”

“是你先邀请我的,你却要做落荒而逃的那个?”马尔福挑了挑眉,露出一脸的不赞同。

“我没有。”罗恩鼓起脸颊,虚弱地反驳。

马尔福一把掀起罗恩的额发捋到后脑勺,稍短的红发丝调皮地支棱在苍白的指间。

这样面对面并且存有些微高度差的姿态让马尔福很轻易就能数到红发男孩鼻尖的雀斑——他化了妆,保准出自哪个女孩的手,眼睑抹上了珠光的银白色眼影,薄淡的颜色衬得淡金色的睫毛越发像轻盈的镀金羽毛,似乎每一下细微的颤动,都柔软无比;阳光下变得浅蓝的眼珠在纤长睫毛的遮掩下闪现出清澈的光泽。

“你把耳朵卷进礼帽里,头发也掩进去,这样不至于太显眼,况且你今天的打扮也算得上勉强符合斯莱特林的主题——”

罗恩乖顺地穿过马尔福的两只手臂戴上长筒礼帽,“嘿,你们还有主题?我以为你们不太喜欢集体活动的。”

“的确是,”马尔福帮他摆正衬衫领口的红色蝴蝶结,“所以斯莱特林情愿待在礼堂里,办了个宫廷式咖啡厅,虽然都是家养小精灵在服务——”

“噢——那么你们就只当供人观赏的瓷娃娃吗?”罗恩拉长语气词。

“哼!低声下气可不属于我们的做派!不知怎么那些没见过家仆的穷酸鬼都过来围观了,这令人很难再待下去——”

“这证明家养小精灵都比你们有魅力。”

红发男孩被狠狠瞪了一眼之后反倒挑了挑眉,歪嘴露出一抹揶揄的笑意。

“话虽如此,马尔福,你掏出魔杖指着我是什么意思?”

“以防你愚蠢的格兰芬多好友搅和,我想还是给你的脸施个忽略咒为好——”

“……”

大湖旁浮起了一座赫奇帕奇的大招牌,招牌两侧立着专收门票的獾布偶,连着彩带的气球在半空发出噼里啪啦的喝彩声。

空气中弥漫着各种美食的香气,罗恩一瞬间觉得胃都被掏空了,喉咙里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不过不等他靠近,马尔福就将他一把拉到廊柱后面,压低声音道:“先别过去,我看见了扎比尼。”

“总和你混在一块的男孩?”罗恩顺着马尔福的视线望过去,隐约看到黑皮肤男孩身旁露出一个竖着小猫耳朵、穿着梦游仙境黑礼服的人影,“他似乎和一个格兰芬多闲逛?”

渐渐靠近的声音里罗恩模糊听到小格兰芬多蔫蔫地嘀咕着他必须得去换班了。

不知道这个时间段需要替班的柴郡猫是谁扮演的,罗恩记不清名单只好作罢。

场地里多是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学生,这两个学院他们都不熟识,所以也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但是大部分女孩们追随着金发男孩的目光和窃窃的私语让罗恩尴尬得闹了个大红脸,他用手肘捅了捅满不在乎的游园伙伴。

“嘿,斯莱特林的王子?你有没有发现你几乎成为了这里的宠儿?”

马尔福凉凉瞥了他一眼,露出一贯高傲的姿态,“说实话,这真不令人惊讶——”

“那是因为你打扮得过于花枝招展!”

“你说什么呢,韦斯莱?”金发斯莱特林将脸缓缓贴近不以为然的红发男孩,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很轻很快地舔了舔下唇。

两人鼻尖只有分毫之距,罗恩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脸颊一下子烧得通红,张口结舌的,“梅、梅林,马尔福你别靠这么近说话,感觉很奇怪!”

马尔福似自嘲又似很得意地歪着脑袋,径直迈开步子,但放得很缓慢,不一会那只笨鼬鼠就跟上来了。

左边是正冒着热腾腾香气的十字面包和烤肉片的小店铺,右边是用牛脂肪做成冻、塞入肉或者鱼肉还有葡萄干、果子露的布丁小摊。

罗恩一路边走边吃,店铺很多所以尽管分量很少也足够尝一遍各种美味。

即使是马尔福,纵然习惯了家养小精灵的手艺,也很难对赫奇帕奇的美食挑三拣四。

一颗炸得金黄的脆皮肉丸送到了自己面前,红发男孩伸着手一脸真挚的表情很难让他不产生怀疑,对视几秒后马尔福面无表情地咬进了嘴里。

看着金发斯莱特林右边微微鼓起的脸颊随着慢条斯理的嚼动慢慢消下去,罗恩才小心翼翼地询问,“好吃吗?”

马尔福面不改色地点点头,语气没有一丝波澜,“我觉得,还不赖——”

红发男孩假装不经意地低下头掩盖小诧异的神色,嘀咕着叉了一颗进自己嘴里。

“呕!还是烂泥的味道啊!你竟然吃的下去?!”

“哼,蠢货。”马尔福得逞地勾起一边唇角,对红毛鼬鼠——哦,现在是红毛兔子皱在一块的脸感到愉悦。

两人慢悠悠走到尽头,又原路返回,最后抱着一盒烤油小面包逛了一圈大湖,此时天色已经趋于黯淡,垂落下了星点暮光。

罗恩完全不理会翘班将会被好友们和珀西揪着耳朵抱怨多久,实际上当他和马尔福待在一块的时候他压根没有想起这个问题。

马尔福放开步子,比罗恩领先了一点距离才停下来。他清了清嗓子,说:“下次见,韦斯莱——”

“等下!”罗恩抽出礼服左胸口口袋里的那支小玫瑰——赫敏施了一个巧妙的魔法,让它的红色闪烁着流光。然后把它递给了马尔福,“玫瑰赠给你,今天的斯莱特林王子。”

橘黄色的光线洒下来,衬得金发男孩的脸颊少了一份苍白,多了一丝血色。

“我接受你的赞美。”马尔福从干燥而温热的指间接过那朵可以与霞光、云彩以及红头发相媲美的寒碜小花。

他们同时微微侧开脸,嘴角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至于大奖光轮2001飞天扫帚,兜兜转转竟然传到了哈利手里。实际上是一位拉文克劳的金发姑娘送给他的,是一份对“大难不死的男孩”的祝福。


—TBC—


→提前庆祝假期!


评论 ( 14 )
热度 ( 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