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德罗】魔法高校日常AU (01)


CP:德拉科·马尔福X罗恩·韦斯莱

设定:校园成长日记  


01.开学与午夜怪谈


深红色蒸汽机车停靠在嘁嘁喳喳的站台旁,嘶嘶作响的蒸汽和旺烧的炉火与半空的猫头鹰遥相呼应。列车上挂的标牌写着:霍格沃茨特快,十一时。一个干瘪的老警卫守在检票口,不少新生已经披上黑斗篷。

罗恩推着行李绕过脚下的猫咪穿来穿去,他并不太想被他的妈妈楸着耳朵唠叨一顿。路过一个手里拎着猫头鹰笼的同龄人时,他露出有些欣羡的眼神,他的口袋里只有一只成天睡不醒的胖老鼠,或许等到他也当上了级长,哥哥的猫头鹰就能传给他了。

车头是专门为级长安排的包厢,珀西在站台不止一次提到他很抱歉不能照顾小弟弟因为他是级长必须待在特定的席位,实际上他已经说了整整一个夏天,然后又被双胞胎哥哥反复嘲弄了一个假期。

罗恩一路边走边看,沿途的隔间全部挤满了人,车尾却异常安静,冷却得仿佛被设置了屏蔽咒一般——没人告诉他这里是不合规矩却约定俗成的、加挂的私人车厢。

他朝前方过道边望了一眼——这只是无意识的动作。在脚步移开之前,一抹浅金色的身影撞进了眼底。

尽管还没划分学院却已经过早地披上了一件翡翠绿内里的学院斗篷,胸前那块布料不缓不急地等待着不久后别上的银蛇徽章——自认为高贵的标志。颈线与后背甚至与西裤缝、皮鞋跟都连成一条直线——简直像块硬邦邦的木板,罗恩心里想着。

那个金发男孩身高与自己相仿,肋骨刚到窗台,却有意将距离把握至不会让哪怕一点的窗棂积灰染上自己;他的视线落在远处连绵郁葱的山脉上,错落的光影接连闪过灰色的瞳眸,或许是打量的时间太久,那灰眼珠颤了一下转向自己。

“嘿。”罗恩缩回眼神左右瞟了一下,才轻轻打了声招呼,考虑半晌后又刻意加了个称呼:“马尔福。”

马尔福一边嘴角轻飘飘地翘起,莫名有几分俏皮。他老早就发现了他,从他跨入这节车厢开始——倒霉的红发男孩找不到人帮忙,只能自己一个人连拖带拉地把皮箱提过门槛——他试了两次,箱子都重重地砸在他脚上。

奇怪的是,马尔福觉得自己几乎要嗤笑出声,潜意识里却盘算着一个莫须有的“好心”,换回一句情理之中的“谢谢”,是否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开端。但他最终没有付诸行动,只是等着那个男孩主动缩短距离,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

车门突然拉开的嘶啦声打断了他揭开嘴唇的动作,接踵而至的尖细嗓音更是让略微轻薄的笑意立即湮灭。
“德拉科,发生了什么事?”

上扬的弧度机巧地换了个方向,刻成了一道冷淡的怪笑。

“我说——这可不是你们这样低等的巫师家族待的地方——”马尔福稍稍提高音量,使得声音能够透进隔间里,“我想餐车堆垃圾的包厢会有你的位置,毕竟你们不无不同——”

回应他的是里间响亮刺耳、像气球泄气似噗噗的哄笑声。

罗恩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活像一个被烈日晒干的胡萝卜。

“我更不愿意和一群绿皮蟾蜍有说有笑——”他低声咕哝道。

马尔福用鼻腔发出了轻微的哼声,返回隔间,关上车门遮挡住了其余人半假半真的蔑笑。

潘西·帕金森挑起话题,马尔福的回归似乎让她高兴不已。“你没能参加真可惜,达芙妮。那可是我爸爸特意在贝鲁特为我预订的庆祝宴会——”

“噢,这真是遗憾,想必你们一定玩得很尽情。”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漫不经心地笑着。

“当然,扎比尼甚至待到了宴会结束——”略过了在相邻隔间海吃海喝的文森特·克拉布和格雷戈里·高尔,帕金森只提了下对面的扎比尼·布雷斯,便将脸转向身旁不同寻常沉默的马尔福。“德拉科,你说呢?”

车门玻璃透射出的红影来来回回晃动了几次,漫无目的,仿佛一团四处碰壁的、滑稽可笑的毛球玩具,没有一个可以接纳的地方。马尔福动了动长时间停滞的眼珠子,懒洋洋地参与进聊天。

“所以,进入霍格沃茨这种事情究竟有什么值得庆祝?”

帕金森的笑容僵住了,顿了顿讪笑着替自己解围:“对、你说的对——只不过是出于我爸爸想让我们提前交好罢了。”

截住了话头,车厢内一时之间不再有人对谈,偌大的空间只剩下窸窣的包装纸离开蛋糕或者糖果的黏腻声。马尔福满意地微微弯了弯嘴角,重新透过灰蒙蒙的车窗寻找那抹红色,不过短短几秒,已经有个男孩热心地邀请他加入,徘徊一阵后红色已然消失在视线里。

罗恩可不知道自己被当成一只两脚活物观摩了半天,他小心翼翼地打探这几个隔间,试图找到一个容身之所,好在终于有扇车门打开了。车门里露出一个消瘦的身形——和自己同年龄的、黑头发略微凌乱的男孩。

“不介意挤一挤?”翠绿色的眼睛透过一副用许多透明胶带粘在一起的圆框眼镜询问。

“噢、不会——”罗恩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胡乱点了点头,吃力地将行李抬过门槛后,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你的伤疤很酷,像闪电——”

“谢谢,我也很喜欢。”哈利抬手摸了下额头上淡淡的疤痕,友好地回笑。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列车已驶出伦敦,正沿着遍地牛羊的田野飞驰。过道上磕磕传来一阵响亮的脚步声,一个换上新校服的女孩推开了隔间门,蓬松的棕发在身后飞扬。

罗恩正念到滑稽的咒语——雏菊、甜奶油和阳光,把这只傻乎乎的肥老鼠变黄。不过显然这只是一发恶作剧的哑炮。

女孩的语速很快,像连珠炮一样。“噢,不太明显。染色咒语在《标准咒语·初级》里没有提及,或许以后我能帮上你的忙。不过——”她从口袋里掏出魔杖,指着哈利的眼镜一点,断裂处完好如初,“复原咒我倒是背过。”
哈利挪了一个位置,让她坐下。

攀谈之间,列车放缓了速度,最终停靠在漆黑狭小的站台。远处的高山上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口在星空下闪烁。

哈利紧张得胃里的东西往上翻,他看见罗恩雀斑下面的脸色也发白了,甚至连赫敏都在喃喃着一大串他没听过的俚语。

马尔福好不容易才从汹涌的人群中挤出来,力图不落在罗恩背后,却又将步子放得矜持不紊。

“韦……”

“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到这边来!”蓄着大胡子的半巨人海格从举在头顶的煤油灯后高声喊道。

“……”

金发男孩的两个矮胖墩跟班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发现他们的头儿脸色极其苍白。

当他们荡过黑乎乎的湖泊,攀上一段大理石石阶,聚在火炬熊熊燃烧的门厅时,马尔福再次尝试引起身旁不过几十英尺的红发男孩的注意。

“韦……”

“莱福!”纳威伸出双臂欣喜若狂地喊道,抱起失而复得的蟾蜍。

“……”

最终直至在礼堂外的楼梯口分开,格兰芬多队伍向上,斯莱特林队伍向下,两人也没有第二次搭上话。

马尔福把自己摔进墨绿色绸缎的沙发里,帕金森自从火车那茬后就一直惴惴不安,勉强道了个合乎礼仪的晚安问候就进了寝室。

扎比尼懒洋洋地坐到马尔福对面的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够了,别揣测那些超过我会开口程度的事情——”马尔福始终一副拒绝交谈的模样。

一年级的格兰芬多学生只有魔药学课是和斯莱特林学生一起上的,第一天课程结束后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贴出了一张新的课程安排启事,小格兰芬多们看了之后全都唉声叹气。

罗恩老早就期盼飞行课,尽管学校配置的扫帚又破又烂,据说飞得过高的时候还会簌簌发抖。

不过这些都不是困扰他的问题,他现在甚至连扫帚都拿不起来。地上的扫帚只是随着他的叫喊不断地打滚,最后不耐烦似得狠狠撞上他的额头,抖落一阵枝杈积累的灰尘。

“韦……”站在对面的金发男孩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大大吐了一口气。

“啊!”格兰芬多中爆发出一连串惊呼,就像瓶塞从酒瓶里喷出来一样。纳威不受控制地被扫帚带上高空,然后砰地坠落在草地上。

“……”

马尔福掀了掀单薄的唇瓣,鼻翼勾出两道细纹——那是他心情极度恶劣的表现。

“隆巴顿,难以相信你是巫师世家出身的人,你的表现简直就像愚蠢傻胖的巨怪,你的脑子是被鞋底擦过了吗——”金发斯莱特林冷淡的灰眼睛只在纳威身上停留了两秒,很快就瞥向垂眸担忧的罗恩脸上。

红发男孩一点都没察觉。该死的!

可怜的纳威,心力交瘁,躺在草地上,挂着两条惨兮兮的泪痕。

自然,他也无缘揩了一堆黄油的烤牛肉和撒了一把糖霜的奶布丁晚餐了。

“罗恩,听说过学校怪谈吗?”哈利用手肘戳了戳勺着土豆泥的好友。

罗恩晃晃脑袋,咽下嘴里的土豆,含糊问道:“那是什么?”

“类似午夜冒险,我在达力——我表哥的旧书里看到过——”

“嘿!听起来感觉很酷——我记得你还有一件隐身衣!”
瞧!完美的格兰芬多性格!热衷闯祸——不、探索,勇敢而热血的求知。

就在两人不谋而合嘀嘀咕咕商量时,赫敏从凳子上搬起一本书,砸到了桌上,正中罗恩懒懒搭在中央的手。

罗恩心里哀嚎一声,和哈利面面相觑,默契地闭上了嘴。

谁也没料到夜幕降临之后,这个捉摸不透的褐发女孩会守在胖夫人画像前,强势要求加入。

“白天只有十二阶的楼梯,晚上多出了一层。”

“拜托!在霍格沃茨,这种事情每隔几分钟就会发生,这些楼梯根本停不下来……”罗恩不以为意地怪叫道,接着刚踏出了格兰芬多塔,他就被一块过高的地板绊倒,被移动的楼梯带往了低层的房间。

这是个什么情况,罗恩悲哀地发现他和好友们完全失散了。漆黑不见底的通道前方,左边墙壁有一扇门开了一条缝,他打定主意进去躲着,以免被黑蝙蝠一样夜巡的的斯内普教授抓个正着。

碰巧的是马尔福也刚从地窖走上来。

金发斯莱特林轻手轻脚跟上那个跌跌撞撞的身影,那抹红色更像是一个四处游荡的光点。刻意停顿了一会,才和他一前一后踏入一间看上去像是废弃不用的教室。许多桌椅堆放在墙边,呈现出大团黑乎乎的影子,中央却搁着一面非常气派的镜子,即使是他也不得不为之惊叹。

他在自家庄园藏书里读到过这面与众不同的器具——厄里斯魔镜。

罗恩穿着罗纹花呢睡衣站在那里,显然已经看了一小会。华丽的金色镜框渐渐显露出马尔福模糊的身影,然后镜子里只剩下他们俩的映射。

“你看到了什么?”

罗恩透过镜子和那双平静的灰眸对视,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一点受到惊吓的模样。

他露出两个小眼袋,语气带上一丝疑惑:“镜子使我们看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不管我们想要什么,对吗?”
马尔福在倾听罗恩的说话时思考了一下。

“不全是——它使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内心深处最真切、最强烈的渴望。”

罗恩歪嘴很快笑了一下。“好吧。我看到了流淌的星空地毯、和烤油小蛋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虽有停顿,却无犹豫。

马尔福用鼻腔哼了声,语调不合表象地柔和下来。“我想——应该再加上奶油薄荷茶。”

罗恩转过身和他面对面,冲他抬了抬眉梢。

红发男孩双肩上搭着一件咖啡色的开衫,之所以用搭来形容是因为这件粗布料的衣服对于瘦小的骨架来说实在太大太长——准是他哪个哥哥不要了的。衣袖处缝了几块灰灰黑黑的补丁,穷酸气息扑面而来,由于鼬鼠太太的粗心或者是不在意,右边袖口垂下一根遗漏的毛线,此时连带着衣角被蜷缩的手掌一起攥住,松松地,像是在忐忑,也达不到紧张的程度。

马尔福尽量让自己动作不那么别扭,短促地开合唇瓣,念了一声:“韦斯莱。”

他终于完成了那个在火车上不甚满意的、真心实挚的问候。

一阵凄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猫叫声划破了难能平静的气氛。洛丽丝夫人——那只讨人厌的猫!

马尔福一甩魔杖,打算把门缝堵上,却被罗恩拉着踉跄后退几步,在惊慌失措中,两人缩成一团,躲藏在高高叠起的高大桌台背后。

但是尖叫声没有实质性的阻断,高亢兴奋的、持续不断的,并且贴着外面墙根靠近。

余光打量到铂金色小贵族不动声色地提起即将要沾到脏地板的裤脚,并将披风紧紧地裹在身上极力不碰上任何一根桌脚。罗恩暗地里好笑,肩膀都跟着抖了两抖。

马尔福不苟同地望向他,抱腿蹲坐的姿势让那颗红脑袋缩到了肩膀里,发尾委屈地挤在竖起的衣领里。他想伸手帮他弄出来,当然,他不会这么做,他只是盯着那只夹着红碎发的耳廓,想着它染上同样颜色的时候。

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浑重的脚步声,他敢打包票这个可恶的老家伙肯定是急不可耐地、气喘吁吁地从哪条捷径里钻出来的。罗恩含着舌根,连唾液都不敢咽,幸好费尔奇与门口擦肩而过。 

等到脚腕生出酸麻感,他才小心翼翼站起。

“罗恩?你在这吗?”熟悉的声音突然隔着木门幽幽传来。

完全没来由的——罗恩心脏一下子跳到嗓子眼,甚至比刚刚还要心虚,一把摁下了正小幅度起立的马尔福,接着因为重力一起栽倒,翘起的左脚踢飞了反扣的废纸篓,总之是制造了一系列的混乱与噪音。

马尔福嘴角抽搐着,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制造出更大的噪音,他一定狠狠掀开这个笨手笨脚的的红毛鼬鼠!——很好,他极力保全的衣袍,无一幸免地被灰尘清洗了一遍,他甚至被扬起的颗粒呛到喉咙。

隐身衣滑落下来,黑暗中凭空出现两道人影。

“……马尔福?”哈利一脸懵地看着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那人慢吞吞地支着膝盖起身,不动声色地将手心的灰尘全部抹上了好友的睡衣,然后捋顺了自己的头发,才勉强施舍给他们一句回应。

“所以,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噢,我们——在探险,关于学校的鬼话。”罗恩没有半点知觉他的衣角被印上了一个脏兮兮的手印,如果睡前他能够发现的话多半是要因为疑神疑鬼而被吓一跳。

“冒险?是挺像你们这些没脑子的蠢货会做的事——”马尔福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衣袖,“避免被你们传染,我要回去了——”

“我想这不太可行,现在你得和我们待在一块,直到结束。”赫敏递给罗恩一个眼神,示意他抓住马尔福,“毕竟很大程度上你会去告状。”

马尔福翻了翻眼睛,“我真希望我有这个精力去到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然后事无巨细地描述一遍经过,再亲眼目睹你们的处罚——”然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尴尬得不知所措的罗恩,“在经历了那——么——多糟糕的事情后。”

察觉好友们半信半疑的脸色,罗恩拽了拽同样表情僵硬的马尔福,等他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时才对他眨了眨眼睛。

金发斯莱特林发出了个恼火的鼻腔音,同时做出妥协:“就按你们的来——”

四个人不可能一起共用隐身衣,因为那就像是一团行走的、自言自语的空气,虽然这也不是他们在走廊踱步般优哉游哉的理由。

“女生盥洗池会传出哭声。”

“噢,那准是桃金娘,她总爱躲在一楼女生厕所里哭,你们知道的。”赫敏甩了甩了她的卷发,语气就像你们都知道晚餐总会有南瓜汁一样不存意外。

“我不知道!”马尔福、罗恩、哈利脸上同时浮现出被冒犯了的表情,异口同声地反驳。

“……男孩们,别在意。”

“话说回来,上学之前乔治和弗雷德跟我说过霍格沃茨的床底有些什么东西……”罗恩慢吞吞地在脑袋瓜里搜索着兄弟们说的胡话。

“不过我敢说他们为了让我相信,甚至可以做出大半夜窝在床底吓我的恶作剧。”

“……能让他们别躺我的床底吗?”哈利突然惊起一阵鸡皮疙瘩,那感觉就像真有什么想跟自己睡一张床一样可怕。

“其实我现在觉得还好啦——小时候他们说晚上上厕所会被马桶妖怪咬屁股然后偷偷在马桶垫上涂满了强力胶水,还会在我的枕头上倒血迹一样的红果酱说是家里阁楼的食尸鬼躺在了我的枕头上,也经常躲在屋外的芦苇丛里拉我下水说是大水怪在觅食,之类的……”

“嘿,你们那是什么眼神!”罗恩不满地嘟囔道。

因为你暴露了你全部都相信了的事实,笨蛋。马尔福毫不怀疑自己流露出了怜悯的神情。

哈利清咳一声,试图转移好友注意力。“学校的人物肖像画眼珠会动。”

“实际上我认为它们还是不要乱动为妙,它们会引来老麻种——”马尔福以和罗恩如出一辙的、见怪不怪的口吻评价道。

手提煤油灯里点燃的蜡烛放出午夜的蓝光,视线里沉睡的画像被煤油灯照过而发出不满的抱怨。他们四个人的呼吸在面前形成一团团雾气,仿佛走进了冷藏室。

红发男孩不自觉将手指贴在耳朵上取暖,手背隐约冻得发紫。

落魄又贫迂的穷鬼。他心里讥笑了声。

然后将一对龙皮手套不由分说地塞进罗恩手里,暖烘烘的指尖划过冰冷的指节让他不适地颤了颤。

“套上。如果你不想霍格沃茨多一个被冻死的幽灵的话——”尽管语气粗鲁,但是脸颊上无法掩饰地浮现出淡淡红晕。

“哦、哦。”红发男孩笨手笨脚的反应让他皱起眉头,但是习惯性的乖顺又让他放松开来。

罗恩慢吞吞地戴上这副十有八九是真龙皮的手套,绒毛内里残留的体温让他麻木的皮肤逐渐回暖,他的确冻坏了,只是觉得没必要开口。

“会行走的骨架。”

“我们可以去黑魔法防御课教室,那儿有一副龙骨架。”
在亲身确认这个提议后,哈利和罗恩顿时觉得有些相形见绌,他们除了像被拧干的海绵一样缓慢吸收新咒语和时常打瞌睡、走神之外,可真没有多余的心思观察教室里的摆设——例如是否多了一盏枝形吊灯或是放置了一只地球仪。

记忆中查理的确说过学校里有一副——“那是秘鲁毒牙龙的骨架,”罗恩清了清嗓子,为了让自己更具说服力又刻意补充道:“我哥哥在罗马尼亚研究龙,他告诉过我——”

“那么,他有没有告诉你一具打磨过的、被铁链牢牢拴住的骨架龙走路有什么习性?”金发斯莱特林似乎真的对这场无意义的冒险嗤之以鼻,不过只要罗恩发声他总会呛一句。

罗恩涨红了脸,朝马尔福凶巴巴骂道:“闭嘴吧,马尔福。”

“你早该想到会如此,从你强迫我加入开始——”马尔福摊开手耸了耸肩。

罗恩打定主意不要再接茬,他上前几步,停在龙脖子的地方,自下而上望去。

“的确没什么神奇的地方……”哈利本来也在靠近着打量,突如其来的飕飕声让他惊呼出来。“罗恩!”

“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

“四分五裂!”

几乎同时,赫敏和马尔福的杖尖已经指着下坠的龙骨架并念出截然不同的咒语。

悬停咒让龙骨架最后一秒立在了地面上,而粉碎咒准确无误地击中了更早一步压向罗恩的龙爪子。不知怎么,马尔福发射了第二道粉碎咒,导致近在咫尺的课桌木屑和碎纸四处乱飞,混合成一股厚厚的白色尘雾。

爆炸声不算小,罗恩吓得好半天缓不过劲来,直到马尔福气冲冲地走过来,连拉带抱地将他从一堆骨头碎块中拖出。

眼看着就要一顿冷嘲热讽,赫敏有气无力的声音插了进来:“男孩们,有点绅士风度,骨架太重了,我撑不住把它挂回吊钩上。”

哈利和罗恩面红耳赤地掏出魔杖一挥一点,马尔福撇了撇嘴做出来同样的动作。

“你们、在干什么!”掺着冷冰冰的愤怒的咆哮从背后传来,四人条件反射地收回魔杖并动作一致地回头,目光定格在一阵持续的噼里啪啦的巨响后更加扭曲的黑脸上——有什么在闯祸之后遇上一只专吸格兰芬多小鬼们的血的斯内普教授更让人觉得生活无望的了呢。

马尔福在对上那双冷漠的而刻意的眼睛时,话已经在肚子里转了一个圈。“是这样的,教授。我正要回寝室,听到不明的声响后便顺路过来看一看,没想到波特他们……嘶……”

斯内普假装没有看到红毛小鬼狠狠踩了一脚他的得意学生,用圆滑的声音说,“谨慎,斯莱特林加一分。”然后一一扫过垂头丧气的小格兰芬多们,不出意外地宣判:“格兰芬多扣五分,每个人!”

“教授……”哈利犹豫着开口。

“由于波特的顶嘴,格兰芬多再扣一分。”

“我……嘶……”同样被赫敏踩了一脚的哈利疼得直吸气——我只不过是想问这副碎骨架怎么处理会不会睡醒就接到天价的赔偿单之类的啊教授。

鉴于友谊是共患难中建立的这一真理,正直的小狮子们一致没给明哲保身的小蛇好脸色,马尔福落在他们之后,而罗恩和他只相差一步。

罗恩半眯着金色眼眶,企图表现自己的不满与斥责,不过显然他没有达到马尔福的程度。就在他作势将龙皮手套摘下来丢换回去时,撞上了马尔福凉凉的目光,立即又好好套了回去。

月光从高高的拱形窗口洒进来,一道道地横在地上。困意在打转,他们终于再次踏入格兰芬多塔底。

思绪混沌的红发男孩考虑着是否该道晚安,但是铂金小贵族后半夜直线下降的恶劣态度让他觉得平和的问候在他们之间是不合情理的存在。

突然,手腕传来的凉意让他无意识放慢的脚步彻底停了下来。故意避开了手套直接贴上肌肤,这恶意做法真不叫人意外。

他看见他抿成一条线的嘴唇在月光下越发苍白,最后如蝉翼般抖了抖。“晚安。”他从不知道金发男孩有窥探大脑的能力,他只知道他说出了他心里想的话,事情就不是很糟糕。

晚安。他回了一个口型。

浅金色的脑袋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彻彻底底地消失在了通往地窖的楼道里。

什么东西从冰冷阴湿的地窖墙壁蹿了出来,是皮皮鬼,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怒而恶意的光芒。

“滚开。”马尔福凶狠地说。

“你刚刚炸到我了!虽然我已经死了,”皮皮鬼吼了起来,“但是身体被东西穿过,依然会很难受!” 

“如果你敢第二次对我做恶作剧,我想我会去叨唠一下血人巴罗——” 

“我只逗了格兰芬多的小鬼,是你对我动手的!”幽灵的声调更加尖刻。

“我不反对你的乐趣,甚至觉得有意思。但是有时候、有个人——”马尔福压低声音,微微一笑,“不要在我面前——”

“噢!该死的——狂妄的——斯莱特林小鬼!”伴随着咒骂,皮皮鬼气呼呼的声音飘远。

至于学校怪谈的奇妙经历——罗恩戴上条纹睡帽,模模糊糊回想着——马尔福对自己说了晚安算不算,哦对,还平白无故被送了份礼物。然后他翻了个身不过一秒就传出了平缓的小鼾声。

—TBC—

→为了勉励自己每天有点念想,写写脑洞_(√ ζ ε:)_

评论 ( 22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