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德罗】Limerence

Title:《Limerence》

Cp:德拉科·马尔福X罗恩·韦斯莱

设定:痴汉罗恩,论一个迷弟追星成功的例子


01.

“嘿!罗恩,很高兴你能及时赶上队伍,我们正准备扎营。”

罗恩卸下灰尘仆仆的披风,面容有些疲倦。他们小分队刚结束了最终的善后工作,确保这片区域不再留存苟延残喘的食死徒。

“你们这些肮脏的、愚蠢的家伙,不准乱碰我的东西——”不远处的帐篷传来冰冷而愤怒的声音。

罗恩挑起一边眉头,用口型轻声询问:“怎么了?”

“刚从苏尼转移的,真不知道魔法部为什么要我们保护这些娇生惯养的、毫无用处的贵族——”

罗恩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其实他能理解那些流亡贵族的抗拒——受军队保护的高级人员,都必须上缴魔杖,以此换取信任。但是对于一个巫师来说,魔杖等同于一半的生命,失去依托难免不安和恐惧。

脏兮兮的帆布帐篷壁模糊地泄出一抹金色的轮廓,罗恩的脚步顿了顿不由好奇地凑近,想看得真切。

那人的身影渐渐在眼底显露出来——铂金色的头发,苍白的皮肤,尖削的下巴,一套昂贵的墨绿色西装,白衬衫一直扣到喉咙,领边和袖口都别着闪闪发亮的徽章。他浅灰色的眼珠一转,视线落到自己身上,表情透露着嫌恶,像是打量一块皮鞋上的污渍。

罗恩倒不是很在意,继续走上前,急剧缩短的距离让他发觉那人轻薄的嘴唇有些起皮。

“需要些水吗?”罗恩刚说完就看见他脚边石板上一口没动的水——装水的碗又旧又破,不知道是泥地里哪根树枝变的,水应该和他们喝的一样是河水烧开的。怪不得他不愿意喝,也不愿意放低语气请求。

罗恩等其他巫师走远了,才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了一个小巧的金属杯,施了个清水如泉冲刷了一遍,然后杖尖在杯口一点,顿时充盈了干净的泉水。

“这个杯子我没有用过,它太小了——你知道的,我们一向没有时间这么喝——”罗恩朝他笑了笑,将杯子递给他。罗恩的话的确没错,他们忙起来的时候随手捧起河水就能喝,并不能同贵族一般拘泥小节。

马尔福沉默了会,长久的干涸最终让他伸出了手,慢条斯理地抿着杯口,让凉意润湿唇瓣、口腔以及喉道。

罗恩又笑了笑。马尔福无法理解明明处于祸在旦夕的境地,为什么还会有人笑容那么多。

他原本想孤身赶回威尔特郡,无奈他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传来消息说整个英格兰西南片区已经沦陷为主要战场,要求他跟随魔法部的派遣军队,安全抵达伦敦后再另做打算。

整个队伍行军速度不快,一边扫荡一边吸纳,他已经连续跋涉三天了,身体几近虚脱,不仅仅是缺水——他习惯于一日三餐都能享用家养小精灵提供的可口饭菜,饥饿使他稍稍失去了理智,变得更加暴躁易怒。

马尔福翻翻眼睛,决定回帐篷里利用昏睡恢复体力。等他再次被饥饿逼醒,一面帆布壁外已经有火焰跳动起来,一道黑影在帐篷与火焰之间晃动,烤鲑鱼的香味诱人地飘来。

“你醒了?需要些晚饭吗?”罗恩用树枝戳着柴火,看见马尔福掀开了帐篷门才抬起头轻声问道。

马尔福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捡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

罗恩从背包里掏出用麻布包裹完好的、崭新的瓷盘和刀叉,将整条鱼装好后递给他:“我猜你们都习惯这样用餐——”

马尔福毫不客气地接过,很快就传来了盘子上刀叉的叮当声——他实在饿极了,这算是三天以来他唯一能接受的食物。

罗恩舔了舔下唇,似乎也饿了,又从背包里摸出一块干巴巴的面包。察觉到马尔福好奇又吃惊的目光,罗恩有些羞赧,鼓着腮帮子说道:“妈妈总是爱操心——她装太多东西了——”

马尔福耸耸肩,放慢切鱼肉的速度,余光打量着安静啃面包的罗恩——和篝火一样灼烫的红发丝,水与火交融的蓝眼睛,白皙圆润的脸颊,星星点点的小雀斑。

“我想我知道你,韦斯莱家的。但我不认识你——”他微微张了张嘴,停顿了会,“德拉科·马尔福。”

罗恩盯着他看了半晌,嘴唇勾出一道若有似无的弧度:“罗恩,罗恩·韦斯莱。”

这种感觉很奇怪,有人事无巨细地帮你打点,却不暴露一丝企图。或许只是期望让马尔福家日后能够在魔法部帮韦斯莱家提点一二?马尔福在心里估摸着,不知不觉对着罗恩出了神。

“你也要来点吗?”罗恩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脸颊发热。

马尔福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饱了,只不过是在找个台阶下。接过半块面包,干涩粗糙的口感让他皱起眉头,思索着能不能当面吐出来。

“不太好吃是吧——”罗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背包里翻找出一瓶棕酱抛给马尔福,“抹上这个味道会好些。”

马尔福再也不会奇怪罗恩的背包里到底装了多少意想不到的东西。他简单处理了一下面包,终于能够勉强下咽。

“你们家族是在苏格兰最北端?那里应该还没有被波及到,你怎么会掺和进这种颠沛的流亡里——糟糕的伙食,糟糕的帐篷,糟糕的日子。”

“我不是来享受美味的食物、舒适的床铺或者安逸的生活的——”罗恩的声音很轻,他熠熠的眼底像一片温暖广渺的水域。“负担正义的负担,信仰众望的信仰,为了长久的、期盼的幸福,而作出短暂的、必要的战斗。”

马尔福撇开了视线,没有再说话,因为尽管他理解却不认同。


02.

暗色渲染着不安定的因素,它们蛰伏着,潜行着。

罗恩守完上半夜,准备和下一个伙计换班,弥漫的雾气和突然的天昏地暗使他僵立住。罗恩觉得有一种钝刀子似的东西从脸上迅速划过,那力量把他撞向一旁,倒在一侧的灌木丛上,周遭不断传出树枝折断的声响。

幸好盔甲护身咒挡住了咒语的大部分威力,不然断的很可能就是他的骨头。

一道火焰噗地炸开在半空中,迅速坠落在马尔福所住的帐篷上,瞬间燃起滔天大火。罗恩瞪大了眼睛,跌跌撞撞地就要冲过去。

“别找死,韦斯莱——”

手臂被人一把拉住,罗恩不敢置信地看向就在眼前几英尺的人,惊讶地用眼神询问。

“怎么说,感觉不对,就出来透透气——”马尔福心有余悸地环视四周混乱的场面。

仍然有许多咒语噼里啪啦地从黑暗中朝他们射来,罗恩五道攻击咒里至少有一道能够击中!皮!肉!发出闷响,可见食死徒的数量无法估计,他的心脏再度跳到了嗓子眼。

一个食死徒猛地袭来,举起魔杖的瞬间罗恩也快速举起魔杖,带着马尔福后退。

突然,脚下的感觉不一样了。罗恩和马尔福就这么纠缠在一起,滚落下覆盖着灌木丛的斜坡。

罗恩的眼中,浓稠的夜幕与枯黄的枝丫不停旋转着。不过,他的手上仍旧紧抓着马尔福的手腕。

罗恩的后脑勺重重撞到底部凸起的石头上,一时间他头晕眼花,什么也做不了。

幽灵般的食死徒紧随其后,而罗恩却手心空空无力反抗——他的魔杖早就被甩飞出去了。

“神锋无影!”一道像是绿色火苗的东西划开了那个食死徒的胸膛,他浑身流血地倒在泥地上不再动弹。

“魔杖飞来!”马尔福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罗恩的魔杖从一个漆黑的角落里飞到他的手上,他把它抛给了罗恩。

马尔福在罗恩疑惑的眼神中收回那根不属于自己的魔杖,不甚满意地开口:“捡的,难用至极——”他表现得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甩了甩拿过魔杖的手。

“谢谢——”罗恩低声说,“我们先离开这——”

一丝丝凉意降落到地面,渐渐地雨势越来越急,越来越大,打在周围落叶覆盖的河岸上,打在黑暗中潺潺流淌的河水里。

一个小时前的平静安和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未有过一样。他们只是侥幸躲藏在恐怖阴影下的两个少年,唯一的成绩就是还没有死掉。

两人蜷缩在一块凸出岩石的下方,空间仅仅容得下他们挤靠在一起。

马尔福注视着黑漆漆的岩顶,滂沱的雨水狂敲着他的皮鞋尖。响亮的狂笑声、醉醺醺的叫嚷声在附近徘徊,回荡着黑暗、潮湿和寒冷。

“我们可能就要死了——”马尔福说,但声音如此之低,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中,罗恩可以假装没有听到。

“我会保护你,活到最后——”罗恩没有抬头看马尔福的脸,因为那人蹙眉似是无声哭泣的模样会让他疼到混沌。

罗恩依旧眉眼弯弯的,那些轻声细语像一根极轻极轻的羽毛落在心湖,投下微小的倒影。

马尔福嗯了声,反握住他触到自己手背上的手掌。


03-06

不知所措


—END—


→假期结束了,不能咸鱼了 不能咸鱼 不能咸 不能 不!_(:з」∠)_


评论 ( 8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