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城尘

屯文的空间
因为喜欢他们所以还想要写

© 符城尘 | Powered by LOFTER

【德罗】Amor(ABO,重生)

Title:《Amor》

Cp:德拉科·马尔福X罗恩·韦斯莱

设定:重生,不走剧情走肾的ABO

其他:私设如山     敏感词汇太多不知道怎么改了QAQ


♂正文.

 →正文完整图片在线




♂番外

1. Beginning

他们的故事由“红头发和旧长袍,韦斯莱家的人……”开场,的确不太令人愉快。

一年级的时候大家都涉世未深,内心懵懂得很,那会儿小罗恩并不会把恶言恶语放在心上,毕竟比起吃和考试,这些太排不上位置了。而他们的交流寥寥无几,多半是因为罗恩不接茬,懒得回应就受着了。

二年级的时候小罗恩长开了,也有了一些轻微的脾性。马尔福发现如果是刻意挑衅他的好友,他会立马跳脚站出来主动反击。莫名的成就感重新勾起了马尔福低劣的兴致,乐此不疲地逗着罗恩就像逗着罗恩那只笨到家的猫头鹰。

三年级的时候很多人开始性别分化。罗恩是迟了点——在同年级中或许不止一点。但是这没让他产生太大的烦恼。

赫敏照常在图书馆里埋头苦读,而哈利抱着一张合照闷在寝室,罗恩只好一个人跑到大湖边的草地享受暖烘烘的日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的阳光特别大。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罗恩睁开一条缝半眯着眼看向来人。马尔福穿着魁地奇训练服,身后跟着克拉布和高尔,再不远处几个斯莱特林队员等在那儿。

马尔福半俯着身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罗恩蒙蒙瞳瞳的视野中尽是马尔福训练完微微汗湿的鬓角和脖子,鼻子嗅到了一股薄荷木的味道。

“我瞧瞧,一只又懒又蠢的鼬鼠躺在地上打呼。”

罗恩皱眉张了张嘴,却发觉喉咙一阵干涸,额头热得不停冒汗,马尔福讥讽的话语弄得他天旋地转。

“等等,这是什么味道?”马尔福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有些不可置信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嘿,这小子在分化——他妈的他是个Omega。”高尔的声音拔高透露出一丝兴奋,上前了几步。

罗恩觉得胃里一阵痉挛,下意识狠狠往高尔脸上揍了一拳,鼻血立马汹涌而出。高尔和克拉布气冲冲地还手,却被马尔福拦了下来,并命令他们赶紧滚开一个字都不要说。迫于马尔福的气势,他们只得愤愤走开。

心跳越来越急促,甚至连带着耳膜都在鼓动。看着走近的马尔福,罗恩谨慎地后退了几步,然而打出去的拳头还没碰到就被轻易地拉下。

“鼬鼠,你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我。你最好别在指望肮脏的泥巴种会过来找你或者我会去通知那个丑陋的烂疤头。”马尔福冷冷一笑,却在瞥到其他队友渐渐靠近后,下意识低低咒骂了声。

“该死的!”马尔福粗鲁地扯下自己深绿色的训练长袍,裹住罗恩,让他靠在自己身上。马尔福散发出的信息素让其他人不满地抱怨着,僵持了会最终还是悻悻地离开了。

罗恩本来还在挣扎,被马尔福满满的味道笼罩后,体内叫嚣的冲动缓和了不少。罗恩抓着绿色长袍边缘偷偷将鼻子埋了进去。

马尔福撩开他的额发,抹了把他汗湿的后颈,强迫自己从那发出香味的地方转移视线。“见鬼,你闻起来就像迷情剂的味道!这样我们根本走不到庞弗雷夫人那儿。”实际上,马尔福多少也受到了影响。

唇上传来柔软而湿润的触感——马尔福低头寻到罗恩微张的嘴唇,纠缠他的舌头,卷吸着舌根分泌的唾液,进退间发出黏腻的水声。

罗恩膝盖有些发软,不得不搭上马尔福的肩头勉强站立。后颈被握住,迫使他大幅度地扬起头,承受凌乱的亲吻以及更多含有对方信息素的唾液,喉咙深处漫出几个模糊的音节。

有了暂时的标记,罗恩的味道大部分被马尔福的所掩盖。然而被马尔福半扶半抱地走在近道时,罗恩依旧觉得心如死灰。

“嘿,能帮我把帽子戴上吗?我不想被看到和一个马尔福在一起。”

“你要求太多了韦斯莱!我更不想被看到和个红头发的货色搞在一起。”马尔福咬牙切齿地反驳到,顺便拉上了那顶绿色连衣帽。

……

“感谢梅林,你是个幸运的孩子。”庞弗雷夫人一边服侍着罗恩躺下,一边拿出一瓶深色的药水给他喝下。

困意很快袭来,罗恩再清醒时发现马尔福还坐在对面的病床上,让他一时摸不准这个金发斯莱特林的想法。“你……”

马尔福起身打断了他的话,微微昂起头露出姣好的下颌线:“别想了,我只是在透透气,我可不想带着你的味道到处走。”为了使自己的说辞更具说服力,最后还刻意补充了句“这实在令我恶心!”

罗恩撇了撇嘴角,不可置否。马尔福居高临下的角度能够很清楚地看到罗恩低垂的睫毛,和余晖融合一体的金色,还有半掩的、蓝色风铃草颜色的眼睛,摇曳着点点亮光。

马尔福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喝下了爱情魔药,鬼使神差地又俯身亲上了他的嘴角,含着下唇吮吸,鼻头抵在脸上磨蹭,动作十分亲密。罗恩阖上了眼,不停颤动的金色睫毛更加令人心动。

……

第二天回到休息室后,哈利和赫敏心有余悸地表示自己以后无论去哪儿都要捎上他。不过罗恩苦苦解释自己的拳头并没有分化成枕头,完全不需要过分担心。

这点插曲在他们之间好像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冷言冷语、争吵打架一如既往,更别说有什么亲密举动。但细想之后又觉得有些不一样,比如——

在大礼堂就餐,马尔福进来时总会放慢脚步,像赏鉴什么似的踱着。偶尔对上视线,他会舔舔下唇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魔法史学课上,瞌睡总会被飞来的小纸团打断,无非是些不痛不痒的挑衅——嘲弄自己的头发被火烧着然后惊慌失措地出糗或者被魔咒反噬导致不断吐出鼻涕虫的幼稚简笔画。生气地瞪向他时,他又会抬抬下巴露出特别得意的神情。

魔药学课上成为同桌,马尔福也不再尽是挖苦他看他吃瘪,偶尔也会搭把手。这可是三个学年里他这门课程唯一一次上过E(良),要知道在斯内普的针对下连哈利也才刚及格。

持续一段时间后,罗恩发现很多事情感觉都不太对了。马尔福是个优秀的Alpha这点毋容置疑,漂亮的浅金色头发,灰色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优雅端庄的仪态,除了他的性格——当然比起一年级的时候的确收敛了些,偶尔还能体现出教养这些词,围着他转的Omega委实不在少数。

以前不关注无所谓,但是现在这些场景总是令他心烦意乱。

罗恩将装有那件绿色长袍的盒子压在了行李箱最底层,不再愿意搭理马尔福,时间就像回到了原点。马尔福也不是那种总是喜欢自讨没趣的人——至少在对待罗恩的事情上。一来二去两个人莫名其妙地冷战起来——马尔福只针对罗恩,对哈利和赫敏的辱骂反而变本加厉。

霍格莫德日提不起罗恩的兴致,没了能一起搭伙的哈利,更不想陪赫敏或者金妮在粉色的店里闲逛。唯一能让自己稍稍开心的地方只有蜂蜜公爵糖果店了。然而这学期因为弄坏了爸爸的飞车被克扣了不少零花钱,出来前还被双胞胎哥哥连哄带抢地拿走了仅剩的几枚银西可,原本可以买一盒比比多味豆、三只巧克力蛙和十个奶油冻巧克力球,现在连块夹心糖都舍不得买了。这让罗恩的心情更加郁闷。

罗恩百无聊赖地在离村子不远的广场晃荡,与热闹的村子相比这边就显得异常冷清。罗恩嚼着最便宜的奶油薄荷糖——奶油和甜味在胃里活蹦乱跳,心情却不美妙。特别是回想起前天帕金森故作姿态地蹭着那人的手臂,说着什么趣事,惹得他以及他的混蛋朋友们一通怪笑。

讨厌的事总是避之不及,讨厌的人亦然。马尔福阴魂不散地从村落里走过来,直到站立在他面前。

罗恩盯着他不发一言,马尔福不是个好脾气的人,长时间的视而不见消磨完了他少得可怜的耐心。

“我真是不知道你那愚蠢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想着你有多恶心。”

罗恩敢保证,马尔福现在完全是怒火中烧的状态。他的右脸传来一阵疼痛,很快很重,他咬牙狠狠回了一拳。

“来呀,臭雪貂,没了跟班你就是个窝囊废!娇生惯养的毒蛇!”

马尔福脸色阴郁,冰冷的目光扼住罗恩的咽喉。“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穷鬼。”

马尔福逼近罗恩箍紧他不让他动弹,想要粗鲁地咬破他的嘴唇吮吸流出的血,又挣扎着停下这个动作,觉得不应该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舌尖换了个位置,舔弄上他的眼缝,不停翻戳着他的眼皮,直至生理性泪水顺着红透的眼眶流出。

罗恩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稍稍取悦了马尔福,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帕金森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罗恩揉着酸涩的眼睛,妒火烧干了他的脑髓,愤怒得无以复加,冲马尔福狠狠骂了句:“做你的浪漫多情种去吧!”

马尔福不耐烦地避开帕金森的触碰,连借口都不愿意费心编造,恶声恶气地赶走了她——因为他突然确定了一件事——罗恩和他冷战的理由。

马尔福拉开罗恩的手,轻柔地替他擦去眼泪,抱紧他因为自己反复无常的情绪不自觉发抖的身子。他侧了个角度避开两人受伤的唇角,舌头撬开齿列,纠缠舌尖,温柔舔犊內颚破皮的伤口。直到彼此间稀薄的空气消耗殆尽,才缓缓分开。

罗恩的怒气瞬间熄成一串小火苗,干净的薄荷木香钻进食道,在胃里混合着奶油翻滚。

马尔福眉梢一挑。“我以为我们算是在交往了。”

“你没有说过!从没有!不对,你根本没有问过我的意愿!”罗恩瞪大眼睛。

马尔福耸了耸肩看他,挑眉:“这很显然。两件事都是。”

……

结束了高级魔药学课程,马尔福很容易就在西塔找到坐在窗台上小憩的罗恩。

罗恩解开了禁锢脖子的纽扣,领带随意地挂在领口,衬衣下摆也没有很安分地塞进西裤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显而易见他刚结束的麻瓜研究考试给他那简单的脑子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马尔福并没有不趁人之危的自觉,随性地咬上那片裸露的肌肤,微微刺痛的感觉让罗恩醒了过来。

罗恩不满地推开马尔福,又倾身在马尔福脖颈处闻了闻,纯粹不掺杂其他味道的气息让他无意识地用唇瓣蹭了蹭。

“说真的,马尔福,直接点,你到底有几个Omega?”

“我不喜欢随便在别人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那是发情的狗才会做的举动。”

马尔福冷笑了下,半眯着的眼睛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意味,手从罗恩的裤管一路向上游走,在滑腻的大腿处狠狠掐了一把惹得他痛呼一声。

“你只要知道,我的答案会让你足够满意。”

……

他们的故事从马尔福与韦斯莱开始,又在马尔福与韦斯莱结束。或许这一次,终于能在德拉科与罗恩结束。

 

2. Ending

我叫科瑞特①·马尔福,也是科瑞特·韦斯莱。

我大部分长得像父亲,只有眼睛和爸爸一样是蓝色的。爷爷曾经说过幸好我头发是金色的——他绝不会让第二个红头发进入马尔福庄园。但是奶奶说他只是吓唬我而已。

爷爷经常板着脸,脾气很凶,连父亲都害怕他。我知道的,他不喜欢爸爸,每次家庭聚餐气氛都很僵。我会主动去向他要求一个拥抱,当他愿意让我坐在他怀里并且玩他的头发时,事情就不会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爸爸家很挤,但是很热闹。外公说我是“经历过战争的幸运小子”,我常常在他收集麻瓜物品的房间里玩得不亦乐乎,他显然很赞同我的这个爱好。外婆每年都会给我织印有K字母的红色毛衣。爸爸说我应该从R里面取名,这样就能把他所有的毛衣都给我了——父亲对此嗤之以鼻。

我最喜欢到舅舅的笑话商店里乱逛,那里有刺激的嗖嗖一嘭烟火、怪异滑稽的肥舌太妃糖、可以喷火的黑色胡椒小顽童——但是爸爸说过要远离舅舅,两个都是,不然很可能我的玩具熊会突然变成可怕的蜘蛛。

父亲是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司现任司长,爸爸是一名傲罗。父亲一直想调职到傲罗办公室,但是哈利叔叔不肯让步。

父亲曾经极力反对爸爸当傲罗。他们一度争吵了好几个月。再好几个月后,我有了一个弟弟,爸爸也通过了傲罗考试。

但是在我八岁的时候他们又为此大吵了一架,这次连哈利叔叔和赫敏阿姨都愿意出面劝解了——虽然没有成功。

因为爸爸在万圣节前去了苏丹狩猎食死徒,然后失踪了整整三个月。再见到爸爸的时候他浑身是伤,昏迷着躺在病床上,据说是途中出了点意外,遇上了一只默默然。

父亲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声责骂爸爸,或者是让他伤得更重。那段时间父亲几乎天天守着爸爸,但是一句话都不跟爸爸说,要不是父亲会在爸爸睡着的时候搂着他,拍着他的背让他放松因为疼痛而皱紧的眉头,亲吻他溢出痛苦呻吟的嘴角——我会以为他们就这样分开了。

爸爸放软了态度想要和解,但是父亲依旧沉默得可怕。僵持了很久,我听见爸爸崩溃地吼了一句。

父亲不像爷爷,虽然有时候他很严厉,但是对我总是会笑着,我从来没有听过父亲那样的语气,冷得让心肺寒颤。

“我无法接受你受伤,而你却让我独自等待你的再一次失踪甚至死亡——你觉得谁更恶毒,韦斯莱。”

……

最后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因为之后他们在房间施了锁门咒和隔音咒。然后爸爸辞去了傲罗的工作,当了舅舅笑话商店的店长。不得不说父亲的态度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眉梢之间的喜悦想掩饰都掩饰不了,还能和哈利叔叔、赫敏阿姨心平气和地喝下午茶。

哈利叔叔责怪爸爸太容易妥协,被父亲吃得死死的。爸爸像陷入了很久远的回忆里,半晌露出一个有些悲伤的微笑——“我不能再留下他一个人。”

总之这件事有了个圆满的结局,也让我明白了,父亲要和爸爸分开——那完全是无稽之谈。

我的弟弟叫莱尼斯②·马尔福,当然称呼为莱尼斯·韦斯莱也可以。他的眼睛像父亲,但是和爸爸一样有着一头红发丝。爷爷说过绝不待见第二个红头发果然是骗人的。虽然爷爷明面上表现出对弟弟很不满意,但是我看见过他在奶奶出门后偷偷逗弟弟玩、哄他睡觉。

弟弟有些迟钝,像爸爸——这是父亲说的。弟弟不太规矩,喜欢用手抓着蛋糕吃,总是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完全没有一个马尔福应有的天性——这是爷爷说的。其实弟弟很乖巧,特别讨人喜欢,会一直黏在我的屁股后面软软地要抱抱。

唉——当我去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我甚至想过把他装进行李箱里一起带过去,然后父亲送了我一只红毛宠物鼬鼠,让我用弟弟的昵称取名,就当他还陪在我身边。爸爸也不甘示弱,送给哭闹不停的弟弟一只铂金色的雪貂玩偶,说这是哥哥。

我那愚蠢又可爱的弟弟竟然真的相信了——梅林的胡子!我迟早要烧掉那玩意!


 

—END—

 

名字取自:

①巨爵座(Crateris):由托勒密最早命名的48个星座之一。它的形象是一只巨大的放在长蛇座背上的杯子。

②小狮座(Leonis Minoris):由海维留斯于1660年命名。


未删减网盘(含番外)   密码:xgv6

评论 ( 39 )
热度 ( 426 )